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娘

  熙熙攘攘的前街,“天与地”的某一后院却清清冷冷,一袭斗篷加身的人不男不女的声音响在十七娘的耳边:“那边怎么说?”

“大王子、四王子均派人表示会成为我们的后盾,让我们打垮坞郡茶楼,同时提供有用的消息给他们……”

“他们会为我们做什么?”不阴不阳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十七娘狠狠地打了个哆嗦,怯怯地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主子,只见其身高五尺出头,全身隐藏在黑色斗篷之下,连眼睛都看得不分明,但是那偶尔闪露出来的寒冷精光却表明他不是好善于的主。从身高、声音及狠戾的手段,十七娘不止一次猜想这位主子的真实身份,应该是宫中的哪位公公无疑,但是至于主子是哪位显贵的下人,十七娘便再也猜不着,也不敢去猜。

十七娘犹记得那天,起早贪黑为夫家壮大生意、深受夫家长辈喜爱的自己醒后却发现与一长工裸躺于床上,床边是围得满满的惊诧莫名的众人,按理,她是应该被浸猪笼的,最后是二夫人----自己一直善待的与自己共伺一夫的妹妹求情,让大家看在自己以往劳苦功高的份上放自己一马----卖作奴隶了事。除了精明的性子和高明的营商手段身无长物的十七娘知道自己是被人设计的,却苦于“人赃并获”满口难辨,只能庆幸自己平日交好二夫人。

哪知这一切却是阴谋,当自己被二夫人藏匿到屏风后,亲眼看着她与自己唯一的亲人---全心托付的丈夫肆无忌惮地打情骂俏,之后的一幕十七娘不愿想起,可那一切却如已烙印在骨子里,挥之不去。

“夫君,怎么你不问我为何会求情放了姐姐?”二夫人依偎在丈夫的身上,撒娇般问。

“我知你是心善,怕她含冤而死吧?”曾经最亲爱的丈夫此时却毫无任何悲伤的神色,她犹记得,几个月前府里豢养的鹦鹉死了之后,他还是伤心了好几天的。

“知我者,莫若夫君,”二夫人巧笑嫣然,涂满血红豆蔻的指甲轻轻点在丈夫的鼻尖,“我们设计她,赶走她就行了,没必要杀了她吧?”

“这婆娘,一直以为有长辈撑腰,方家就是她的,”丈夫咬牙切齿沉思了片刻,继而开怀大笑,“从此我想干嘛就干嘛,再也无人会代替我做主了,哈哈哈……”

之后的一切如梦如雾,自己被转手卖过多少趟,做过多少苦力,在多少男子身下痛苦呻*吟,十七娘选择忘记,只记住那个为了他自己呕心沥血也要保住方家家业的丈夫那张狂的笑和恶毒的诅咒,及二夫人最后转向屏风如花的笑颜。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到见到主子的那一刻的,当时自己如死狗般匍匐与地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眼前踱过沉稳的步伐,抬头,发现头戴纱巾笠帽的主子环顾四周,最后定格在自己的身上。

十七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