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赚钱

  钱多多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一个月后,终于爆发。

我右手端茶,茶上飘着袅袅水汽,左手拿着茶杯盖,愣愣看着第一次对我怒目相向的钱多多。

他的身体仍然绷得笔直,气息略有不稳,不大的眼紧紧盯着我,模样颇骇人,都说眼小聚光,这次我是真的有切身体会了。

“头,请取消官员免费这一优惠。”终于,他的嘴里蹦出这一句,炒豆般咯吧脆。

“二十天前你就提出建议,十五天前你再次提出,之后每天一次,我的回答都很简单,只有两个字,不行,这次也不例外。”将茶杯合上,轻轻放在桌上。

“那么,我唯有请辞。”钱多多仍是一如既往的黑扑克脸,我却很欣赏,感觉超有型,超有感觉------感觉像钟汉良。

“哦?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才是大丈夫;碰到麻烦便当起缩头乌龟,这样的你,只能是一辈子的奴隶。”我尽挑带刺的话说。

“头定的规矩一日不改,茶楼便只会亏损,我实在不知道留在茶楼里还有何作用。”

“让我少亏钱啊,”我站起身,看着因我这句话表现得更加愤慨的他,忍住了才没笑出来,“难道除了收酒水、菜肴等费用,你不会再想想别的办法?”

有钱人更加吝啬,开茶楼前我从未像现在这般清晰地体会到。那些个拿着国家俸禄、掂着黑白灰三色收入的的大小官员,一听说坞郡茶楼不收官员之酒水费,一下朝就拼了老命往里挤,叫一碟两文钱的花生米,加以谈古论今为作料,就着能喝好几坛酒,尤以芝麻小官为甚。

钱多多是想赚钱的,看着这群人尤为痛恨,碍于茶楼一开始就定的规矩,几乎就要加收“座位费”或“人头费”了,最近更是天天到我这里闹,似乎是我挡了他的财路般。其实钱多多这个人确实是个不多得的生意人,在我将一切都交给他打理之后,从选店面到布局,再到招收工作人员,一气呵成,在我的建议下,将茶馆打理得仅仅有条。若不是众多免费的吃客,想必早已开始盈利。

“加收费用您不同意,现在茶楼里官员占了半数,虽然有很多商人和百姓为了与官员们攀关系,可盈利的钱基本上全都赔给他们了!”钱多多还是一脸的嫉恶如仇。相比起刚开始的惜字如金,接掌茶楼后,他话明显多了起来,但当盈利一日少于一日,他的话又渐渐少了下去,今日能一下子听到两个长句子,已是极为难得。

“你怎么就知道从来的人身上赚银子?”我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心里却偷着乐的。钱多多善于经营却耿直的性子很适合当合伙人,这样生意交给他,他会尽心尽力办,又不会太过圆滑,容易掌控。

“人没来还怎么赚他们的银子?”钱多多理直气壮,腰板更是直上加直。

“人没来,货可以来嘛!”我笑眯眯地看着他,直到他由惊愕到深思再到了然的敬佩,一反礼仪尽到的常态,直接奔走,看着他的背影,应该是雀跃的。

我心满意足地躺靠在椅背上,端起略略显冷的茶水,一口饮尽。接下来,该怎么做?

赚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