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盗了神兽的墓

  我坐在“贵宾室”里,翘着优雅的二郎腿,漫不经心扫视着屋内的琳琅的乐器陈设。说实话,我只能粗略地分出乐器是好是坏,但如果让我说出哪里好,有多好,我就整一个瞎子摸象。不过这不打紧,艺女艺女,只要会“艺”就行。而今天我来这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炷香前,我大摇大摆进入这家据说王朝最富盛名、最有钱、最童叟无欺的器乐店----所谓的器乐店而不是乐器店,是因为这里什么都有都有的卖,包括乐姬。而乐姬与艺女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奴隶之身,另一个则是自由身,自然,人们会埋汰前者,对后者却大都是尊敬的。

知道这些后,被冠以“艺女”的我心里老大的不痛快,感觉自己成了凌驾于***之上,工作本质却没什么差别的老鸨。对腹黑王子怒目相向几天后,得之他有意无意向外泄露我曾救过他,目前是二王子府的贵客,而因我酷爱乐理,便暂时担任二王子府的乐师长后怒气才熄灭了几分。贵客可贵在一个“贵”字,这意味着只要我不惹恼二王子府里的主人,便可以横着走了,当然,二王子府的主人只有腹黑王子一人,即便以我的肉眼凡胎也看得出,即便姬妾成群,他却没将她们摆在心上。这是可悲的,就像明明那么一个娇媚可人、心无旁骛的自己,连做梦都是君上的好、君上的笑,可还是被当成棋子和垃圾一般,在发现没有利用价值之后随手扔掉,扔进的还是粉碎机。

掌柜的双手抖抖地捧着我的被褥----那条陪伴我走过最艰难时刻的蛇皮,望闻切都用上了,若不是它不会说话,估计也会追问到它的祖宗十八代。

“老板,怎么说?”继续等着若干柱香,我一个没忍住,直接开了口。

“呵呵,”那掌柜合上张开的,有一口将蛇皮吞下肚趋势的嘴,有点尴尬地笑着,“惭愧惭愧,我确实有点老了。”

我满头的黑线:“那个,老板是我们那边的家乡话,就是掌柜的意思。”

“哦~~~”掌柜恍然大悟地发出感慨,“老朽惭愧,这辈子第一次见此神物,先生莫怪。”

我一个哆嗦,二郎腿差点没架住。我居然盗了神的墓?虽然是有很艳慕盗墓者的传奇人生,可是我什么时候说我想自己去了?果然,金子是会发光的啊,像我,不声不响就盗了神的墓,拔了它的皮,拿了它的内丹。

我清清嗓子,摸摸鼻子,正襟危坐:“当然,如此神物,看一眼便是天大的福分,掌柜,你说,是也不是?”

刚入这“天统”器乐店,面对着掌堂及学徒的热情招呼,我只微微一笑,故作世外高人状:“你们掌柜在哪?我想和他谈一笔大生意。”

面对越发殷勤起来的伙计,我丢给他们一锭银子,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掌堂的马上就对小伙计使个眼色,然后掌柜才施施然从里间出来将我请了进去。一锭银子的威力不小,不但让我见到了掌柜,还被奉为上宾,无论在哪个世道,有钱都能使磨推鬼。见到蛇皮之后,掌柜就变成那副德行了。我立马觉得奇货可居,这墓盗得值!即便大蛇地下有知,半夜来给我闹一出“鬼蟒之灾”,我也认了。

我盗了神兽的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