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然后呢

  唐越,如果没别的选择,也许,二王子登位会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一方面,他也同样被视为“不详人”,甚至也差点被处死,对于双生胎不详这种说法应该也是深恶痛绝,到时候用些手段,应该可以摒弃这种残忍的说法并对唐氏一族进行平反,死者已逝,只希望死后可以堂堂正正地被人祭拜、尊敬;另一方面,即便二王子不愿意或者不能帮助我们,至少他的即位不被任何人期盼,其中最先被清除的定是王上和其他王族,也算是替唐越母族报了仇。

各自在协议上签下字,最后腹黑王子这厮还死活要我盖上自己的手印,理由是我原不叫吴君,怕我哪天反悔死活不认帐,还说见识过我撒谎的功力。最后,我沉着脸屈辱地在协议书上盖上自己独一无二的标志,这厮估计是怕丢了或被人偷了,特地准备了3份,摆明了就想将我绑在他的贼船上。不过我也如法炮制,准备了10份。

交接仪式完成,我们各自捏着手中的一沓纸嘿嘿阴笑,霎时,寒风阵阵,直到阳光看不过眼,从门缝中伸出手要来送温暖,我们才惊觉已快到午时。

咕噜,享受珍馐暖食的肚子发出抗议的鸣叫,落落大方的我大方落落地看着他,丝毫未觉尴尬。“用餐吧。”倒是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连嘴角的笑都僵硬了一秒钟。

“等等,”我叫住正待外走的他,“还有两件事你需要去做。”

他诧异地回过头,等待着我的下文。

“一、以后我应该以何种身份出入在二王子府,想必再受宠的艺女也不可能随意出入,更何况以后还要接触情报等信息,不可能不让有心人留意到,当然,我不希望是你的妃子之类的;二、你应该想想怎么脱掉‘不详人’这个帽子。”我毫不忌讳直戳他的痛处,通过刚才明白自己的作用远比以前我想的要重得多,不然他不会说“条件任由你开”,在我列出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也没有过多争执。虽然我要做的事离不开他,可他也希望能留住我。

果然,我在他脸上看到越来越璀璨的笑容,直到眼角眉梢都是浓浓的笑意,原先仅留的那一丝丝认真神情消散无踪,换上的是第一次见面时看到的那种不拘的笑容,只是此时越发浓郁,仿佛我说的深得他心,又仿佛我说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我看着他,第一次没有排斥,没有厌恶,心中的怜悯一波接着一波,原来君上得到的关于“不详人”的情报是真的,原来他真的受伤如此之深。

终于,他似乎笑够了,看着我手中捏着的纸,柔柔问道:“然后呢?”

然后呢,然后呢……即便是第一次见面,我认定他是无理霸道的;随着观察的深入和他的直面相待,我才渐渐看清他的睿智、果断、阴狠;可是现在,随着柔弱的一声“然后呢”,却让我无所适从。

你到底经历了多少苦楚,才会在受到伤害时不是怒目相向,而是以一种近乎弱者的姿态,等待着他人的定夺?

然后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