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完全破碎

  盯着他的手看了片刻,思量着应不应该说出部分事实。或许思考的时间有点长,或许流氓本就没想过让我活着留下或离开。“个!”他不轻不重的声音淡漠地响起,我惊了一惊,能想象他在下令杀了我时必定也是如此波澜不惊,还有,“个”是什么?

在他出口的一刹那,我飞快地扯下额上的布巾,露出那颗只给我带来虚假呵护的朱砂痣。曾经,我恨不得能生生剜了它,如今,却要亲手将自己以祭品的姿态双手奉上,剖开不堪回首的过去,以讲述的方式,公开自己的痛苦。

他几乎是以瞬移的速度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右手紧紧钳住我的脖子,厉声道:“老实点!”

“王子!”几乎在同时,车厢内就多了一个人影。

“拖出去……”流氓王子只在我朱砂痣上瞄了一眼,便轻飘飘地吐出这句话,仿佛在说,今天天气挺好。

“80年前有预言:‘虹双现、鹊成桥……”我在他说出“杀”字前将他的话截断,幸好,在说了半句那所谓的预言,他便挥手让侍卫退下。

“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他的话不再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但是却还是冰冷无比,敛了不羁笑意的脸盘,杀伐果断之气立显。

“天降奇女,得之可得天下。”极力摒弃由脚底上升的凉气,我顿也不顿接着说下去,“如果我说我是奇女,你信不信?”

他的目光和我胶着,目光沉着,只几秒钟,便放开钳制住我的手退到榻上坐下,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你说呢?”

捂住微微发紧的脖子,我有丝不确定:“你信了?”心中暗想,不会这么容易吧?

“你先回答我,你手上的镯子怎么回事?”他避开我的疑问。

“君太后给我的。”我不想隐瞒,估计也隐瞒不了,而且以后我还要做很多事,便直言。

“哦,”他意味深长地笑笑,了然般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本是已死之人,以后就叫我,吴君吧。”

吴君,无君!君上,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方铁骑踏平你耍尽手段维护的山河,我要让你跪伏在我面前,忏悔、颤抖!

“目的?”言简意赅的交易。

“踏平君国。”

“为何找我?”

“我没武功,没手段,没政见,没背景,但是,我背负着预言。二王子如果想,可以去查君国的余善之女余涵娜,以及宛清。”只一句话,既解释了他的问题,也说出了自己的作用,消除他的疑虑。

“谁说我不信?”他伸出手,遥遥邀请,迟疑一下,我慢慢将左手递上,脑海中曾经以为最美不过的画面砰然破碎,那残败的宛清宫,那曼曼生机的槭叶茑萝,那蹲着为爱迷茫哭泣的人儿,那逆着阳光伸出手犹如天神般的君上,我原本以为这些已经离我够远,却没想过,也可以破碎得完全。

我握住他的手,紧紧地,仿佛一松手,灵魂中不可忍受的绝望就会喷涌而出,君上,从此我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你守好你的江山,待他日看着它慢慢沦陷。

完全破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