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个主导者

  “什么事啊?”从内堂走出一位须发半百的老人,在妇人即将摔门的时候温声问道。

“大叔,我想讨口水喝。”我诺诺地开口,目光透露出了我淡淡的失望和企求。

“水?溪里多的是……”

妇人拔高的声音让我望而却步,低着头正待离开,老人润和的声音再次响起:“给她!”对着的却是那名妇人。

妇人白了老人一眼,却没有反驳,没好气地接过我递过去的水袋,哼了一声:“等着。要求还挺高……”

我看向老人,他向我笑笑,眉宇间尽是慈祥。我受宠若惊,回以笑容,湿热却爬上了眼眶。

“诺。”妇人将装得鼓鼓囊囊的水袋递给我。满怀欣喜地接过,朝着老人鞠了一个躬:“谢谢。”

“这孩子,不用客气,这世道,都不容易啊,”老人的脸上已是一片淡然,“孩子,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爹!”妇人不满的声音尖锐无比,老人却像没听到似的,问:“还有什么吗?”

我张了张嘴,最后抛却虚伪的客套,直接问:“大叔,有没有火折子?”

妇人一瞪眼,正要发作,老人沉下脸,对着妇人呵斥着:“去!”

不一会,妇人满心不甘地将一只火折子扔到我怀里,“嘭”地一下就把门给反锁了,老人只是微笑地看着,未发一言。

“谢谢大叔,真的谢谢。”鞠了三躬,隔着门我道着自己发自肺腑的感谢,站立片刻,带着微笑离开。大叔,谢谢您,不仅仅是这壶水和火折子,更是因为您让我看到了真善美,在以后的路上,我想,我应该没那么艰辛。

按着印象,逆着小溪向上流走,饿了啃口干饼,渴了喝口水,晚上硬着头皮在野外露宿,幸好已到深秋,好运地没有碰到或毛茸茸或滑溜溜的某些动物,不然,不被吓死也恶心死了。

眼前是高高的围墙,墙头已长了稀稀疏疏的青苔,院门紧闭,门口依稀残留着早已干涸的血迹,四周凌乱的划痕和被重物袭击的痕迹将我带回了那个惨烈的时刻,血肉横飞、血流成河。

原先守卫着的人们早已不见,敲打着冷冰冰的门环,沉闷的响声在耳边回荡,却没有人理会。将背靠在门边,慢慢滑落地上,风府也不在了,天大地大,我该去哪里?

原路返回,沉重的步伐带着更加沉重的心情,这所有的所有都指向一个主导者,他的名字深深刻在我心中,唯有用他的血、他的忏悔、他的绝望才能抹平。

几天的风餐露宿之后,我再次站在官道边,烈风吹得我衣摆猎猎作响,头发飞舞,可是,此时的我没有任何美感可言----脏兮兮的粗布衣服,沾满灰尘和草渍,头发被随意束在脑后,早已脏得变成一缕缕,为不显露额上的朱砂痣,额上仿照游走江湖的侠士包着布带,整个人怎么看怎么像流*亡的难民。

那个主导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