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去楼空

  睡梦中都是唐越,他听我“说书”时眉宇间的认真,他与我一起做自行车时的默契到后来的沉默、疯狂,为让我高兴,故作的笨拙,还有救我的义无反顾,直到最后的以身挡箭,残肢,无声无息的落崖……

当时未在意的细节却在梦中愈显清晰,在又一次的失重中,我醒了过来,满头的汗水,心跳得仿佛要破胸而出,再也睡不着,定定看着屋顶,平复着呼吸。

房门传来轻微的声音,刚开始还以为是老鼠之类的,可是,没过一会儿,菜刀伸进门缝,反射出月光皎洁的光芒。我迅速抓过一早便打包好的包裹,将枕头塞入被中,刚矮身躲在门后,房门便被打开。借着月光,看到就餐时见到的那名大汉,搓着手满脸猥琐,一步步走向床边:“美人儿,想死我了。”一个恶狗扑食,待他发现怀中的“人”是由枕头伪装时,我已跑出并将房门倒锁了。

狂奔出好远,看身后没有人追来,我才喘着粗气缓下脚步。也许是跑岔了,没有看到所谓的小镇,一路上都是蜿蜒的小路,两边是农田或树木,不敢坐下休息,直到走到两米左右宽的官道上,我才筋疲力尽地停下,头枕包袱蜷缩着身子躺在路边。

直到天蒙蒙亮,才看到有三三两两的农夫出没。摸把尘土涂在脸上,将头发抓得乱些,压低着声线分别问了几人,得到一致的回答时,才向着印象中的小镇走去。

三天后,凤囿,我抱着包袱,站在恭曾带我和唐越到的院落前。原先虽说谈不上气势恢宏但至少整洁雅静的院舍已被一把大锁牢牢锁住,门上贴着的封条已变得破碎,昭示着已有许久无人进出。不死心,我敲着门,一遍又一遍,直到附近房屋走出一位大婶,发髻松软地挽着,体型彪悍,着麻布衣,袖口、裤腿处衣裳向上挽起,脚蹬破旧布鞋,双手叉腰,手指差点就指到我鼻尖:“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大婶,这……”刻意忽视她的无礼和刻薄,轻声询问。

“叫谁大婶哪?啊?!~```这里很久没人住了。走走走,快走,小乞丐……”

我看了看她不屑扭头离开的背影,苦涩一笑,离开。

在背影的角落啃了个干饼,嘴巴干得厉害,来到一条溪边,将手洗净却没有擦去脸上的污垢。看着自己蓬头垢面的倒影,加上已布满灰尘的劣质布衣,惨兮兮的包裹,还真是一下没认出自己来。

视线被上游漂来的一个水袋吸引,用树枝捞起,居然可用,忙将它洗了又洗,抖干。来到一户人家前,踌躇再三,敲响了显得破旧的虚掩的大门。开门的是一位黑瘦的妇人,我惊了惊,对着那张不耐烦的脸,一下子不知该从何说起。

人去楼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