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她再次离开

  一路上马不停蹄,绕过暗哨,躲过暗卫,内殿无人,我实在想不出她还能去哪。

挟持一位打扫的婢女,拖至内室门后:“回答我几个问题,就放你走,否则……”扬扬手,做出一个切脖子的手势,婢女吓得涕泪横飞,连连点头。

“以前住在这里的姑娘呢?”我压低声音。宫中人多嘴杂,我不相信会没有人知道些内幕。

“她?在宛清宫呢。”

“宛清宫?”我眯了眼,危险地盯着她,“说谎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知道知道的”,陪着小心,她舔舔因紧张开裂的嘴唇,“她害黎昭仪流产,还想逃出去,现在被关在宛清宫。”

害人?怎么可能?这是脑中的第一反应。娜儿,我知道,虽有点小任性,小滑头,可是,绝对不是如此歹心的人。

婢女说我,眨巴着眼可怜的看着我:“我……我都说了,你放……放了我吧……”说到后面再次哭了出来。

胆小之人,容易拿捏得多了。眼珠转了转,我故作凶恶状:“我放了你,你马上就去报信?”

满意地看着她连连摇头,就差嚎啕大哭:“如果你去报信,我被抓了,一定咬死你是我的同谋;就算君上不相信,我的弟兄们也会找你为我报仇的,知道吗?”

她不敢用手去擦满脸的鼻涕眼泪,只在衣领上蹭蹭,我看了一阵恶心,差点背过气去,脸色更是不好看到极点:“知道了吗?”

“恩恩恩恩………”然后她又哭开了。

我叹息,真是烦人的女人啊,抵不上娜儿万分之一的勇敢和可爱。

敲晕了她,藏在床底,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妥善解决,暂时还是不宜闹出太大动静。

宛清宫,暗卫无处不在,滴水不漏。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探明究竟,我的手指几乎要把墙壁生生压出五个指印。

终于,有婢女准备大量的冷、热水,进进出出,暗卫的注意力多多少少被转移,乘机向院前打出石子,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瞅准空隙,从后窗户翻入。

慌张四望,没找到清儿,只看到凌乱的床榻和沾着血迹的被褥,如此多,如此触目惊心。

绷着的神经一根根断裂,口内有着浓重的血腥味,那一刹那,我脑中空白一片,只觉得口中的血味不够多,不够浓;世间太过清净,太过和平。

哗啦啦的出水声惊醒了我,晶莹的水珠混着鲜红的花瓣摔落,青丝随意散落,肌肤如凝,曼妙的身姿,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则少,如此美丽,令人心驰神往。

可是,我感觉到的是无边的哀怜和愤恨,看着伤痕累累的她自虐般拍打自己,卡在喉中的“啊”低沉、绝望,再也忍受不住,我紧紧抱住她,仍由泪水滚落。娜儿,对不起,我不该离开,对不起,我不该带你来这里……

她坚持让我先去救唐越,语气中的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我再次心酸落泪,连忙转身离开,不让她看到我滚落的泪珠,滴滴落入尘土。

晚膳换岗时天牢的防守最薄弱,只花了些迷*香,再加上轻功便轻而易举将唐越救出。我看着他,他坦荡地看着我,没有任何迟疑或闪避,我知道,我确实是认错人了。

等不及将唐越送出宫,我怕娜儿有变故,将唐越一并带着,打定主意,大不了………

晚间宛清宫的守卫与白日不能同日而语,君上还是太过自信了。

与唐越隐身暗处,却看到激情的一幕,我浑身僵硬,不敢置信,如此主动着的娜儿……口中是难言的苦涩。

君上沉沉睡去,原来娜儿向我要迷*药是这用途。可是,娜儿,纵使你有再便捷的锦囊妙计,请不要如此糟蹋自己,因为有我,你有我!

带着她们来到凤囿,我拿出信符,毫不隐瞒。唐越的忧心忡忡和娜儿的顾忌我看得分明,可是,我还是要让她知道我的身份。我想对她坦白,我想跟她在一起,从不是因为她是奇女。

娜儿对唐越说:“脚有些疼,你扶我回房。”

我看着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眉眼中的落寞即便拼命隐藏,却还是透出淡淡的哀伤。为了君上如此义无反顾的她,在得知受到欺骗后却也是义无反顾地离开,甚至更决绝。是的,她是个决绝的人,有点像母亲,我不知道为何明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在某些方面却如此相像。

**美**美**的**分**割**线**

她走了,跟唐越。

多年后我依旧记得,那晚的天很高很高,点缀着无数的星星,清爽的微风迎面拂过,夹杂着桂花的甜腻香气。我站在高高的屋顶,看着她们两人鬼鬼祟祟地摸东摸西,捣鼓半天才找到出去的路。我多想告诉她,在逃跑前怎么也不摸清路?上次在风府逃跑不就是挺机灵的吗?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呢?与往常一样,自然的,亲昵的。可是,我也知道,在经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目光追随着她们,出了院落,出了大门,出了拐角的街道,我却迈不动追上的步伐,在她知道一切之后。

我能想象,当她看到我出现在她们面前,不让她离开,在她心中,对我仅存的一丝感激也会消失得无踪。

是的,只有感激,仅此而已。只可惜我悟得不够早,还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这勉强维持着的美梦在她与唐越悄悄离开,甚至未留下只言片语之后,我才幡然醒悟。

顾嫂跃上墙头:“要不要追?”

“不用了”,目光仍紧紧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要是她现在能回来,那该多好………

“那……就算了?”顾嫂疑惑不解,我没有和她说明我的身份,当初只出示了信符,她大抵以为我是一位办事的。

“派人跟着吧,务必保护她的安全。”

娜儿,如你要走,我便让你走,和以前一样。你不适合生活在宫中,也不适合在暗潮迭涌的风府。只是,这次,你一定要幸福。

微风掀起我的衣角,打乱我的头发,却吹不回我遗失的心。直到拂晓,她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在视线的尽头,自嘲一笑,我迈着僵硬的步子离开。

君恭---她再次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