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如果知道

  胡乱在纸上写了一个又一个“静”,力透纸背,竖勾处张牙舞爪,显示了我内心极度的不平静。紧紧将叠纸攥入手中,稍用力,几不可见的粉尘沿着指缝缓缓泻下,飘飘荡荡在没有风的空中,回到三天前的场景:

“母亲。”我依旧恭顺到卑微,看到红绸不在,心中紧了紧。

“恩,坐吧。”母亲有些漫不经心。

“好。”快步走到母亲身边,坐下,婢女端来了银针白毫,我双手接过,细细品饮,淡黄色的茶汤倒映出我多日不见的笑颜。

“恭儿,母亲想跟你说件事。”母亲随意地整着衣摆,表情恬淡,难得地用着商讨的语气。

我正襟危坐:“但凭母亲吩咐。”

“奇女我们是很难再带回来了,有了前车之鉴,他肯定会更加注意”,母亲看着我,说着事实,我却隐隐感觉有丝责怪的成分,只好静静由母亲继续说下去,母亲看着我,意味深长,“母亲知道你对她的心意………”

我一惊,腾地站起,脸滚烫,想来定是红透了,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无措了一会儿,在母亲似笑非笑的注视了,自觉反应过大,讪讪地摸摸鼻子,坐下。

母亲轻叹口气,眉目上再次笼上忧愁:“可是,她不会回来吧?”

我顿住,是的,她不会回来,母亲轻轻的一句话,轻易挑起我刻意隐藏的痛苦。视线转向别处,全无焦距,原先的焦躁、无奈全消失不见,唯剩沉静,是的,沉甸甸的沉,静如死水的静。

两厢静寂无声,难得的是母亲先沉不住气:“咳,你和红绸的事情也该办下了,此事拖得也太久了。”

我仍是如木桩般一动不动,思绪早飞到不知道多远。

“恭儿?恭儿!”母亲有着微薄的怒。

“啊?”我终于回神,“您说什么?”

“问你什么时候迎娶红绸!”母亲盯着我,长久居于人上的淡淡压迫感迎面袭来。

“我-----孩儿还不想过早婚娶,母亲该为表妹找个好夫婿。”我字斟句酌。

“如果红绸非你不嫁呢?”

我张着嘴,不知该如何拒绝,只好再次保持沉默。

“哼,都说男人最是无情,看来你也不例外”,母亲冷笑出声,“以前不是挺乐意接受她的?见到另一个,马上就移情别恋了?”

我继续低头,感觉有些坐不住。

半晌,母亲兀自低语般:“以前,我没办法,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夺走我的一切;可是,现在不会,我也不会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说到后半句,母亲的语气陡然变得阴沉与果决。

我皱眉:“母亲,孩儿………”

“你必须接受!”母亲站起,停步在我面前,“你也只能接受!等想通了再来找我,不然,就永远不要出去了!”

随后,唤来武侍:“少主需要静思,你们都看好了;否则,提头来见!”

审视着形成犄角之势的八大武侍,暗暗评估着自己的成功脱逃的几率,母亲的一句话犹如冷水兜头罩下:“如你胆敢试图逃脱,我们的母子情分就尽了,永远。我说到做到!”

“公子,请。”武侍将我团团围住。

我踌躇了会儿,想着母亲正在气头上,暂且不再与她分辩了,过几日再议吧,向背对着我的母亲行礼后回到自己住所,直到现在。

**美**美**的**分**割**线**

正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想应该怎样让母亲消气,然后寻机再去找娜儿,唐越是谁,和无影什么关系,我都不想再去追究了,只要我在娜儿身边,谁都伤不了她,不是吗?

正这么想着,门外传来“恭儿、恭儿”的呼唤声,一声紧似一阵,我诧异地打开门,看到母亲满脸的焦急,心中突然暖暖的,母亲还是关心我的,虽不知这唱的是哪出,可是,那掩饰不住的惊慌失措,却是怎样都假装不出来的,更何况也无任何必要。

待看到我,母亲愣了愣,旋即问道:“恭儿,怎么样了?”

我疑惑地看着母亲,什么怎么样?

母亲愣住,神情渐渐冷下,转身就走:“没事就好,还有,没事不要吹响孓珍哨。”

孓珍哨?孓珍哨!!

我全身都颤抖起来,巨大的恐惧击中了我,娜儿………

我疯了般往前跑,武侍或从屋顶,或从院外飞奔而入,团团将我围住。

“让开!”声音中有极力压制的杀意,我喘着粗气,红了眼睛,第一次想杀人,杀了那些挡住我奔向娜儿的人,我的同伴。

“恭儿!”母亲的疑惑的斥责没有使我退缩,我与武侍们打成一团,利剑出鞘,刀刀致命。

武侍们或多或少都受了伤,顾忌着怕伤了我,见我如此不要命的打法,收剑立在一边。

又一道身影挡住了去路,不假思索地抬起剑,刺过去,黑影不移不动,我顿住,离她的喉咙十分之一寸不到。

“母亲,让我走!”我咬牙切齿,从母亲的眼中,我看得到自己的狰狞和疯狂。

“原因?”母亲每次都能击中我的要害,“你的孓珍哨给我看看。”

我不理,扭头就走。

“站住!”母亲拔出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斩钉截铁,“我知道拦不了你,可你只要再走一步,我立刻自尽于此!”

我从不怀疑母亲的狠厉,对别人,更是对自己,我手握成拳,青筋暴露:“母亲,不要逼我!”

“你把孓珍哨给她了?”

我不知如何应答,只能定定地看着母亲,带着坚决和哀求。

“呵,好,真像啊,你们真像………”母亲语不成调,“我本就没有儿子,你,走吧,我们母子情分已尽……”

“母亲,孩儿马上就会回来的,您……”

“住口,谁是你母亲?我本就没有儿子,本就没有………”母亲絮絮叨叨地转身蹒跚离开,犹如褪去了所有的精气神。

我不忍,硬生生顿住想要追上去的脚步,母亲,等救回娜儿,我一定回来赔罪,求您不要如此伤心,原谅不孝儿,从此之后,孩儿定当决心侍奉跟前,颐您天年。

可是,当时的我却不知道,很多事,一旦错过,便回不了头。我远未想过,我与母亲最后一次见面会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之后,我经常在想,如果事先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我还会不会再次义无反顾,自以为那是对娜儿最好的保护,最终却还是害了她,让母亲带着遗憾与怨恨而终,而自己终生处于悔恨中,一错再错。

--------------------------------------------

红尘发奋了........

君恭---如果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