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愈来愈远的真相

  第一日:平安。

第二日:平安。

第三日:平安。

第四日一早,收到风府的密报:出事,无影重伤。

看着桌上整整齐齐躺着的四张密报,前三张是暗中保护娜儿的;最后一张则是生卉长老亲手书写的急报。我到现在还是理不清当时的心态,明明说要一直保护娜儿的我,在她的疏离和不告而别后,却再不能忍受、也不能满足只能跟着、看着她的喜怒哀乐,却无能为力。

茶杯在手中破裂,血顺着茶水留下。娜儿,你相信唐越,你被他的执着和舍生相救而感动,你知道他会好好待你。

其实,我也相信,在看到他看你的目光之后。

我回到风府,离开那个我以为自己可以长久待着,以便第一时间收到关于娜儿消息的地方,那个我与娜儿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可是,还是有些事,我不得不去做,有些责任,我不得不去承担。

风府一片惨淡,大伙的脸上阴云密布。无影伤得不轻,箭贯穿整个胸口,左手被齐肩砍断,不知能否救活。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固执地以纱巾蒙面。

我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俩人,形体、气韵,若不是每日“平安”的密报,我定以为是唐越。

“少主,您回来了?”当当在门外悄声说。

“恩”,多日不见,当当长大了许多,似乎也懂事了,“有什么事么?”

“少主,我们就要搬离这里。您也准备一下吧。”

“发生了什么事?”我疑惑道。

当当轻声说:“少主,我们出去说吧。”

再次望了眼床上呼吸微弱的人,跟着当当离开。

接下来,当当就跟我讲了他在议事厅看到的一幕:

母亲仍是坐在高高的主位,顺姨站在母亲身后,下位依次是乡茨长老、生卉长老。

时间在沉默中流失,还是母亲开口问:“两位长老,你们怎么看?”

乡茨长老沉吟半晌,有点不确定地问:“无影是在哪里受袭的?他们,应该不知道这里吧?”

“不管有没有,这段时间我们还是转移一阵子吧,主母,您认为呢?”生卉长老接过话头。

当当这才推测知道,无影长老至回来后就昏迷不醒,随行的人无一归还。

接下来,大家所说的大抵都是让母亲搬迁的话,母亲却不为所动。

最后,母亲下达命令:“下令各部不准轻举妄动;将风府里的人、财、物转移阵地,我与顺姨带一小队人马继续驻扎风府。”

即便知道母亲说一不二的性格,大家还是一劝再劝。母亲老僧入定般,似乎对外界失去了感应,最后还是顺姨出来打了圆场:“二位长老,主母累了,你们还是先下去布置吧。”

然后,当当也被一起打发了出来。

听后,我陷入了沉思,什么原因能让母亲如此犯险也在所不惜?风府有什么是母亲如此看重的?

多想无益,我还是亲自劝劝母亲为好。

母亲的房门紧闭,上前轻叩:“母亲?”

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却许久也不见有人开门。

耐心消失殆尽之际,门“吱呀”开了一条缝,是顺姨。

“少主,主母问您是不是想通了?”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顺姨叹口气:“主母问您是否愿意娶红绸小姐了?”

我语塞,愣在原地。

顺姨劝道,“少主,说句大不敬的话,您与红绸小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你们幸福,主母也能安心了。”

“顺姨,我们先不说这个,我见见母亲,有事情和她说。”好半天,我才找到自己的舌头。

“少主,那个………主母说,您如果不答应,就……就不要再见她了。”顺姨艰难出声。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母亲还是母亲,仍旧没变:“顺姨,那您转告母亲,无论什么原因,也要让她暂且转移,大不了以后再回来。”

“奴婢知晓。”顺姨恭敬地俯身,目送着我走出院落,目光中含着隐晦的深意。

我再次来到红烨阁,看着悄无声息的无影,无数念头冲上脑海。想了想,还是回到凤囿,查找他的养父母,或许会有收获,即使希望渺茫,我还是想亲自试一试。

最近一直浑浑噩噩,我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清楚,在凤囿、风府中来回奔波,最终什么也没留住。日子一天天过,我却似乎离真相越来越远。

君恭---愈来愈远的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