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即便是奇女,能成什么气候

  她的惊讶、不解、沉痛毫不掩饰,或是根本掩饰不住。母亲说了很多宽慰的话,她却似乎根本没听进去,只是木然地坐在那。最后母亲说让她自己静一下,我们全撤了出去,临走前回望她,仍是端坐着,手中的茶杯也忘了放下。

第二天,母亲让我请她一起用餐,刚走到窗口,就听到她正在自吹自擂,语气中是对君上满满的信心和情意。

我敛眉,不知等她知道自己背负的预言和君上的初衷,是否还会对她们感情如此的义无反顾。

随侍的婢女端着菜经过,正要向我行礼,不知是什么心理,我摆摆手让她先行进去。只见她缠着婢女让陪吃饭,又是装可怜又是撒娇,婢女被整得不知所措。我心底突然涌上莫名的暖意,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轻咳一声,婢女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连忙退到一边。

她有种尴尬的怒意,甚至用肩膀狠狠撞向我的,最后苦着脸的却是她自己。我心情大好,走在她前面避免让她看见我怎么也掩不住的笑意。

她有点跟不上,我放缓了脚步,她却一头撞上了我的脊背,由于天气炎热,我只穿着单薄的一件衣服,背后一片黏糊糊。胃中翻涌,我慌忙跑回住所,罢了罢了,再特别又如何,自己的病注定无法与别人正常地交往。

我关上门,任凭她在外面呼喊、拍门、跳脚,一心只想着尽快换下衣服,没想她却推开了窗户。

该死的,刚才怎么没检查窗户?我头脑一片空白,她也呆呆地看着我使劲吞着口水,我恼羞成怒,怒吼出声,她连忙小心地陪好,悄悄把窗户关上。

换好衣服,却不知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出去。她在院子里转着圈,步子凌乱不一,想必此刻必定也心烦意乱。等了一会儿,发现她没有要走的意思,总不能这么僵着吧,我只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地走出去。

终于到了正院,母亲、红绸应该等了很久,饭菜都不热了,母亲却丝毫不以为杵,依旧扮演着对她疼爱有加的长辈的角色;红绸有些吃味,女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很奇怪,有毫无根据的喜欢,也有毫无来由的讨厌。

一顿饭吃得人仰马翻,她借着咽去的由头泪眼婆娑地暗示自己在府中没有自由。与母亲交换了眼神,我们都知道她对昨天母亲说的她的身份有所怀疑,必定会想方设法摸清府中地形以便逃脱,母亲顺水推舟让我带她熟悉环境,的确,一个弱质女流想要单枪匹马逃出风府,简直比翻天还难。

一路上一直在想着母亲下一步会怎么做以留住奇女的人与心,有了前车之鉴,忌惮她随身“携带”的“暗器”,我与她一直保持着一手的距离。

她用心地记着所经过的路志,想着她的目的,我只带着她在府中央的几处庭院转悠,已经第四次了,她还没有发觉,看着她越来越志得意满的神情,我险些失笑,这样的人,即便是奇女,能成什么气候?

---------------------------------

好久没有呼喊了,出来喊一嗓子,收藏哇收藏!!!

君恭---即便是奇女,能成什么气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