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奇女?

  原来这次母亲召我回来是为了让我到宫中去将“奇女”挟持回来,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我武功不弱。母亲告诉我与线人的联系方式及给了我一份宫中地图,地图上详详细细标明了侍卫的多少及何时换班、何时巡逻等。

经过详细的商讨和部署,我们决定在封阶大典那天动手,一来那天到场宾客较多,二来锣鼓的声音势必很大,可以掩盖不小心发出的声音,君上啊君上,你为了绑住奇女的心做大排场搞大声势,可偏偏为他人作嫁衣裳呢。

按照地图我很顺利就翻过城墙进入后宫,怕打草惊蛇没去找那个线人,直接趁没人注意的空挡躲到宛清宫的帷帐后。君太后正为她梳着头,她哭着说君太后就像自己的妈妈,却没抬头看君太后眼里的嘲弄。我寻思着这个所谓的“奇女”要么是拙劣地逢场作戏要么就是没脑筋,随便沾了其中一点,怕也是不等当如此大任吧。

过了会,窗外锣鼓喧天,君上带着迎亲队伍,却被堵在了门外。我嗤笑,这君上也真沉得住气。现在不能出去,外面人没进来,一出去肯定要被看到,按她们这么闹,估计厅内也有一顿可以整的,我定下心,继续等着。果然,进了大厅后君上被要求喝一杯酒才能走一步,后来索性被人挡了视线,迎亲队伍也都堵在正厅内,她似乎等不及了,居然龇牙咧嘴站起来东瞅瞅西瞄瞄,我低笑:哪有这么迫不及待不符礼数的女子的?

右手挟持住她左手捂住她嘴巴,我从窗户飞出,正如所料,外面一人也没有,觉得左手手心一痒,想到某种存在的可能我立马移开手,将手在她衣服上使劲擦了擦,只觉得一股恶心,她打了个喷嚏后转过头来狠狠瞪着我,却呆呆的,也不见呼救和挣扎。

看到不远处有人过来,我立马越上城墙,她居然紧紧抓住我,一张脸雪白雪白的,我不禁轻笑出声,如此胆小,怕是母亲弄错了。待到了宫外,她才终于反应过来张嘴想呼救,立马将她劈晕,临晕前她居然挣扎着威胁我,弱智。

回到家后母亲高兴得眉笑眼开,围着她,看着她,还用手摸摸她额上的痣,一边喃喃自语:“是真的,原来真是真的。”一边让人好生伺候。

她被抬下去后我直接与母亲说这个可能不是奇女,胆小、反应慢。

没想母后却压根没听进去,只说宁缺毋滥,哪怕不是奇女,是君上的妃子,也好。

我不死心地再说:“母亲,她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君太后为她梳头时……”母亲的的脸色突变,用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紧紧抓住我的手,双眼死死盯着我:“你说君太后吗?她现在怎样?是不是很老?很丑?”母亲的反常使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我的多嘴却让她如此失态,是啊,如果我是君太子,那么,母亲她原来就是嫔妃,那么现在的君太后就是………我无法再想下去,噤了声,只好扶住母亲坐到椅子上。

母亲渐渐平静下来,人却仿佛虚脱了,让我退下,她要好好想想。临出门前回望母亲,她蜷缩在宽大的椅子阴影下,即便隔得这么远,还是能感受到母亲深沉的悲痛、绝望和怨恨。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变故才让母亲甘愿放下几十年的恬淡足乐,选择如此惨烈的记住过往的方式。

-----------------------------------------------------------------

此时的恭还是小男生心性的........

君恭---奇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