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从未有防备

  芿子在门外叫唤了半天,由原先的轻声询问,带着调侃的笑意,再到后来的疑惑,最后转为大声的惊慌,破门而入的他带着众内侍在看到我惨白着脸、赤着脚之后皆傻立当地。还是芿子反应快,挥手将他人打发下去,小心翼翼靠近我:“君上………”只唤了一声,在看到整个宛清宫内只有我一人后便再也说不下去,声音带着隐忍的梗咽,红了眼眶。

良久,芿子吸着鼻子扶住我:“君上,咱们先梳洗吧?”

我没有应答,也没有拒绝,任由他扶着我坐下,吩咐将洗漱用物端入,最后将热热的毛巾敷在我脸上,照常隔着毛巾给我按摩,先是额头,再是眼周、鼻翼两侧,最后是唇两角。

我想起了清儿昨夜的吻,冰冷、生涩,混着滑落的泪珠,当时的我处在混乱和狂喜中,居然没有发觉她的绝望和哀伤。是的,狂喜,因为在那么多的伤害后,清儿还是如此轻易地原谅了我的狂喜,可是我却没有想过,如此清傲的清儿,为何就这般原谅了我?

我扯下毛巾,拉住芿子的手,满脸的乞求:“芿子,看到清儿了吗?”

“君上……”芿子跪下,泣不成声。

恍然般抬起头,我挥挥手:“下去吧。”

“君上………是。”芿子抬起头看看我,一步三回头磨磨蹭蹭地移向门口。

“等等,”抽丝剥茧般,一个念头闪过,是了,只要唐越还在,她就一定会回来,“去天牢看看,唐越还在不在。”

本来听我唤住他而双眼发亮,瞬移般立马奔到我身边的芿子,听了后立马应“是”,离开。

转眼,又剩下我一个人。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一直以来,沾染了多少血迹,不管是为自己还是君国,如今想用它来呵护我爱着的人,为何却是如此之难,哪怕我耗尽心血、极力讨好、卑躬屈膝?

清儿,我什么都不顾了,我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啊?为何你还是不肯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是我让你伤得太深,还是我们爱得不够?

不管什么,清儿,我一定要将你找出来,你去天涯,我追随到天涯,你到海角,我便在海角等你,好不好?

芿子的回复不出我意料,唐越早已在昨夜便被救走,昏迷着的狱卒一直睡到今日,还是芿子花了好些力气才弄醒的。

可是,我又是怎样被迷晕的呢?回想起昨夜的种种,始终找不到疑点。虽说情动,可是有人近身,我不可能发觉不了。

徘徊到镜前,想到她的对镜梳妆,目若秋水、丹唇外朗,想到为她挽的发,想到镜中成双的对望,胸口的窒痛迫使我捂住心口,弯下腰。余光瞥到胭脂,顿了顿,拾起,打开,轻嗅,了然。

清儿啊清儿,对你,我从未有防备,昨日,即便这是气味更加浓郁的毒药,想来我也不会发觉吧。

--------------------------------------------------------------

昨儿有同学驾临,今日补上。

君谦---从未有防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