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天赞

  已近午时,转身往回走,听到有脚步的声音从东边传来,我躲到一棵树后,眼神凌厉,虽然我不以为然,但毕竟母亲早已宣布这里为禁地,是谁这么大胆敢擅自闯入,难道是君或王的人?我手慢慢摸向腰侧,那里有我随身携带的匕首“天赞”,与大刀“地破”、流星锤“玄火”、长矛“黄龙”并列四大“神器”,多年前母亲把它给我时神情庄重,就像在完成某个转交仪式,叮嘱我一定要随身携带,物在人在物亡人亡,我永远不清楚母亲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儿子在她心目中居然与一把徒有虚名的匕首是对等的,至少我觉得这匕首除了锋利无比外就没其他特殊之处了。

来人的脚步声愈发清晰,我全身的肌肉紧绷,随时准备爆发一举制服来人。来人似乎有点踉跄,我百思不得其解,旋即惊诧万分,不会是她吧,怎么可能!!!

渐渐看清来人,果真是她,奇女,内着白色单衣,外披着一块布,怎么看怎么别扭。她的脚步虚浮,脸上也憔悴不堪,很远就感受到了她的焦急与无助,看样子从昨夜开始受了很大的罪。她没有发现我,自顾自往西边走,只是不时向西方眺望,我知道她在找什么,可是,当地面不再被深渊隔开,那也就是母亲他们找到你的时候了,因为-----那是风府的前门。

我没拦她,悄悄跟在她身后,终于,她晕倒在地。冷眼旁观,我想如果她就此一倒不起,很多事情也许可以简单很多,可是马上,我又谴责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冷血的想法,牺牲别人来达到自己目的的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许久以后,我第一次为了所谓的成功牺牲的那个人,却是我今生的至爱。

我背对着她,看着太阳渐渐西下,母亲估计找她也找得急了,罢了,我叹口气,用鞘尖按下她的人中,闪身在树后。她幽幽转醒,清醒了一段时间,低头朝来时的方向疾走,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继续悄然跟着。

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细听是红绸的,这丫头,肯定是看我一天没回去,寻我来了,她怎如此莽撞,要是被母亲知道她擅闯禁地可如何是好。我一分神,踩在枯死的树枝上,清脆的树枝断裂声回响在空旷的树林上空。

她猛然回头,我早已第一时间掩在她左前方的树后。她那不幸的鼻子撞上了身后的树干,痛得龇牙咧嘴,这次撞得不轻,鼻血都出来了。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我却觉得滑稽非常,忍住了才没笑出声。

红绸她们听到这边的响动,循声而来,这傻孩子,自己明显是怕得声音都在发抖了,却还是故作勇敢。

她傻里当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是逃跑呢还是突袭红绸呢,要知道红绸的武功不低,想必动粗的话她肯定得不到好。

----------------------------------------

收藏哇收藏~~~~~

君恭---天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