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困守牢笼

  “奇女”听到我说话,满脸期待地转头看向我,半响后像是寻思着什么又像是蛮失望的,复再用挑剔的目光看着我,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我感觉自己像待卖的肉,由着她挑挑拣拣指指点点,将目光移向别处,真不知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如她真是“奇女”,这一月来君上这么费力讨好她,还真难为他了。

“奥~~~~”她再次发出摧残耳朵的魔音,只为表示自己的茅塞顿开,我忍住去掏耳朵的冲动,面无表情。她居然认出了我,眼力不错,可她居然叫我……黑面男?!?!

母亲仍在和她套着近乎,看她们虚与蛇委,我不耐,冲动下欲再次提醒母亲她只不过是又傻又笨又胆小做人还不够坦诚的小人,这种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是母亲心心念念的奇女,绝对不可能!母亲打断我的话沉着脸看我,望向那“奇女”愤愤的目光,我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合礼数不知羞耻的女人!多说无益,我起身离开。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母亲来到我庭院,在池塘前找到正在观鱼的我。“恭儿,我大致能肯定她是奇女。”母亲开门见山。我不想管她到底是不是奇女,又会对我们所谓的夺君大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只是希望以后不再碰到她,这粗鄙不堪的女人!

见我只对着池塘运气,母亲笑笑,走到我身边与我并肩:“恭儿,娘知你不喜欢这些纷争,可你总有天会认识到这都是必要的。你不喜欢做的事,为娘替你,你说可好?”母亲难得以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她总是独*裁专权说一不二的,难得的温柔让我说不出一句重话:“母亲,您说你能肯定她就是奇女,原因是?”

母亲笑笑,眼神逐渐变得锐利,仿佛刚才的慈爱只是错觉:“你知道她左手上戴的是什么吗?”见我摇头,母亲将眼光投向远方:“那叫聚灵镯,可以吸收佩戴者精血,那红玉部分其实是血灵。佩戴上后聚灵镯会渐渐变小,等佩戴者精血被吸光时,聚灵镯便会紧密贴附在皮肤上,唯有等佩戴者尸身火化后,聚灵镯才能恢复如初,等待下一个佩戴者。”

我吓一跳:“世上怎有此邪物?那佩戴者知道后尽可以将手镯打碎啊。”

母后冷冷一笑:“如有这般简单,也担不起聚灵镯这三字了。此手镯平时易碎如普通玉石,可一旦被佩戴上,刀枪不入火烧不蚀,就算佩戴者砍下手臂,它也会在刹那间长到手的更近端,甚至脖子上。”

我有些不忍,虽不怎么喜欢她,但却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那---聚灵镯应该不会无休止地吸取精血吧?”

“等血灵充满整个聚灵镯,它就不会再吸了------可是,一人才一条血灵呢。要等聚灵镯饱和,我想,至少要集齐千人的血灵吧”,母亲漫不经心,“这聚灵镯历来被视作邪物,我记得80年前,当时的君上对外宣称已将它销毁,却原来还留在世间。也许是为了控制奇女,他们就给她戴上了。”

我默然无言,知道母亲说的“他们”是谁,想到“奇女”封阶典礼前的期盼和幸福,却被如此利用,不知她知道后该如何伤心。可我还不是一样,至少他们是为了想要的不择手段,我却甚至只是为了某个我本不想要的目的……我看着游鱼,羡慕着它们的无忧无虑,悲哀着它们困守在牢笼。

------------------------------------------

端午节三天都要加班,红尘心情不好.........

君恭---困守牢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