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恭---绕梁三日

  直到第二天,母亲才唤我到大厅,路上碰见红绸。这次回来,她粘我越发地紧,这么多人中,我也只有在和她走近才没有不适感,便认定了她是我这辈子的妻,她要跟着便跟着吧,反正以我俩的关系没有瞒她的必要。

母亲看见我们结伴而来,有些不悦,向我示意将红绸带出去,我摇摇头表示没关系。如果连日后的枕边人都需要设着防着,我不知人生还有什么意思。母亲见我态度虽不强硬却也坚决,想着我很早就与红绸有了婚嫁之约,便也作罢。

顺姨是母亲的心腹,在母亲心情不好时都是她在陪着。我不知道她们的相处模式,却也从小就懂得母亲信任她远胜于我。对于顺姨,我想我是畏惧的,这种感觉来自骨子里,不是因为顺姨面相的凶狠,她对我其实是极好的,也许是因为她从骨子里透出的决绝和狠厉吧。

远远便看见顺姨带着“奇女”,她身形不稳地紧跟着顺姨,眼却不时左瞄右瞅,手在身侧不规则地晃荡着,我皱眉。红绸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她,眼底是满满的讥诮,是啊,如此不正形的女子,即使是在寻常百姓家,怕是也早就被狠狠责罚了。母亲看到后眼神闪了闪,我偷笑,看样子母亲也在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她在门口止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在门口找了个相对来说较“隐秘”的地方杵着不动,现在,只有从我这角度才能看得到她们。顺姨用多种方式示意她跟上,这么多年了,我从未见顺姨有过这么多的表情,她却好,眼睛盯着自己的手就是无动于衷。顺姨无奈,一把将她拉了进来,猝不及防的她摔了个嘴啃泥,那惊呼的“哎呀”声简直是绕梁三日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我忍住不笑,红绸却毫无顾忌地笑出了声,其实笑与快乐是能传染的,虽然笑并不一定就是快乐。嘴角上弯,她一个眼神杀过来,我仿佛做了亏心事地立马打住。发现她目光聚集在红绸身上,红绸甚是坚强,居然不移不避地与她对视着,看着她眼中的火愈燃愈烈,星星之火确实可以燎原,我一个激灵正想上前拉开红绸,母亲却抢先一步扶起了她,还说了很多体己话,最后还说她刚才很明显轻吻大地的行为是行礼,欲化解她的尴尬。

母亲对她的亲昵表现得恰到好处,连“奇女”自己都在奇怪是否确实有这么一名朋友或亲戚。心底有隐隐的不安,我不希望她的到来改变我们什么,我觉得现在就很好。再次出声提醒母亲她不一定是奇女,红绸拉拉我的衣袖,我叹口气,止住了往下说的话。

连红绸都看出了不对劲,尽量避免我与母亲的正面冲突,她一直是个聪明的女孩,虽然有时莽撞,而我正喜欢这一点。精明却不事事耍心机,她的坦率让我不必过多提防,而她的精明却也是风府需要的,和这样的妻子共度一生,我想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君恭---绕梁三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