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不要离开我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想试探她对唐越的感情,或许是真心想放了他,我低声问:“如果你想,我可以放了他。”语毕,连自己都哑然失笑,什么时候我学会了旁敲侧击,什么时候我学会了小心翼翼?

她笑了,红润的唇微微上翘,那么娇俏,那么妩媚,即便含了讥讽,可仍惊诧了我的双眼,我不自在地吞口口水,强迫自己的实现离开她,顺着她的指示。

恍惚中,匕首已抵上我的脖子,半晌,我才反应过来,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清儿,你当真如此恨我,宁愿冒着“刺杀君王”的罪名?清儿,你当真如此不信我,就认定了我会对你与唐越不利………

清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已记不清,直到长侍卫开口威胁,我才反应过来,弑杀君王是多大的罪名,哪怕并未成功,也足够清儿死得凄惨!哪怕我有心保她,就算前朝无事,母后绝不会这么算了的。

我低头看着她张扬的小脸,掷地有声的话语,如此活力四射,我有多久没看到了?

我不是不知道,尽管我千方权衡,万般保护,清儿还是一日日萎靡下去,我们都维持着尴尬的温馨,王黎堕胎仪式却让一切都无所遁形,我们之间相互的怀疑,我的专制,她的倔强,无一不在我们的感情上划下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清儿,如你决心要走,权利财富吸引不了你,我们的爱情阻挡不了你,那么,我随你离开,从此浪迹天涯、放浪形骸,你,还会不会接受我?

我紧紧跟在她身后,哪怕明知她的抗拒和怨恨,我只当没察觉。我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也会变得如此死缠烂打,可是,只要能看着她,我就什么都不顾了。

我知道,这次,哪怕我落下一步,我们就真的完了。

只要想到这里,心就裂开般抽痛。为何,清儿,你明明跟我说过,“脑之官则思”,人不会心痛,只会“脑痛”,可是,我还是体会到甚于切肤的心痛?

清儿的刁难我不是没有发觉,唐越看着我欲言又止,我随时保持着警惕,行路、休息,可是,我就快支撑不下去了,清儿,我已三日三夜未好好休息了,清儿,为何你还看不到我的诚意,我的决心?!

阳光透过眼帘唤醒了我,该死,我怎么可以睡得这么晚?猛地睁开眼,急切地寻找清儿的身影,看她对着一堆水果挑挑拣拣,我呼出口气,闭上眼,幸好,她还在,心中莫名喜滋滋的。

佛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再次睁眼,清儿放大带笑的小脸在眼前,那一刹那,我以为自己处于梦境中,果实真实的触感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眼泪差点涌出,我慌忙笑着,强压回满眼眶的水滴。来不及起身,更没有漱口,我一口咬下,就怕她变了心意突然收回、翻脸。

努力咀嚼着,果实有股淡淡的异味,也许是未漱口的原因吧,我想。

我笑了又笑,清儿,你肯原谅我了吗?你真的愿意接受我了吗?

疲倦袭来,我强打起精神,惊骇发现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落地的一瞬间我才明白了一切,清儿,为何如此残忍,我感动天、感动地,却始终感动不了你?

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抓住他的手,脆弱、乞求掩饰不住,一句“不要离开我”还未说全,便已陷入深深的黑暗。

君谦---不要离开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