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你妨碍了我们的幸福

  一日一日又一日,我静静等着,只在无人时我才发狂般宣泄着自己的烦闷和绝望。

王黎被打入天牢,这个曾经几乎让我错将她作为清儿替代品的女子,这个曾经孕育我孩儿的昭仪,匍匐在地上,单薄的躯体,颤抖着发白的嘴唇,却激不起我一丝一毫的怜悯和痛惜。

“谁让你做的?”我用着居高临下的神态和语气,看着她死灰般的脸,小产后未好好调理导致的乌黑眼圈,我并未觉得太过残酷,反而有股报复后的快*感。

是她,一直是她,挡住了我和清儿的幸福!

日日的煎熬,连我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变态,将我的、命运的所有的过错都加注在她身上,只有这样,我才会感觉好些,我才会觉得我与清儿还是有可能的。

“臣妾早说过,是她撞的我!”她抬起头,倔强地扬起下巴,眼中是不屈的火焰。

看着她,我想到了被母后鞭打的清儿,也是一般的神态,一般的坚持,一般的骄傲,多的是眼中深沉的伤痛。

反射般走下座位,抱过她。清儿,如果当时我这样抱着你,不理会母后的威胁,不考虑君国的将来,只要我这样抱着你,是不是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可是,为什么我一直难以启齿,我爱你,虽然一开始我确实存着小小的私心?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以前种种的疏离、不闻不顾,所有的所有都不是我意愿?为什么我从未让你知晓,我的为难、我的努力、我的奋不顾身?

紧紧将坏中人儿抱紧,仿佛要揉碎般,她“咿呀”一声,双手挽上我的脖,头靠在我肩膀。

可是,即便神情多么相似,你不是她!!

眼神瞬间恢复冰冷,拽住她的头发拉离自己,拖着走向刑具。王黎还未来得及起身,哭叫一声,只得匍匐着往前,努力不让头皮受到更大的拉扯。

将她扔在地上,往事一幕幕浮现,似乎正在重演。我执起皮鞭,用尽全身的力才没嘶吼出声,一鞭一鞭抽打在她身上,带起一片血雾。

王黎痛得在地上打滚,哭泣着求饶:“君上……我是您妻子啊。啊………戚戚戚戚,君上,我什么都说……我……是故意的,我嫉妒她能让你朝思暮想……我恨她!......啊……君上………求你了……”

我充耳不闻,手下更是用了死力。你不是清儿,清儿不会求饶;你不是清儿,清儿只是看着我,眼中有坚持;你不是清儿,清儿不是一个毒妇;你不是清儿,你妨碍了我们的幸福!

直到我打累了,地上的人早已没了任何声响,破碎的衣服沾着殷红的鲜血散落满地,裸露的皮肤早已化作肉酱。

偌大的密室只有我粗重的喘*息声,时间似在一刹那停止,皮鞭上滴落的血珠是唯一的动态。

芿子在外间听到鞭声停歇,战战兢兢地走进,看到如此惨烈的景象,再看看如修罗地狱中出来的我,呆了呆,腿一下就软了。几乎爬着挪到王黎身边,探了下她的鼻息,马上收回手,又再次小心翼翼地再探,如释重负般:“君上,尚有一口气在。”

“哦?”我有点意外,可这并不妨碍什么,嫌弃地将皮鞭丢在她脸上,往外走。

“君上”,芿子紧赶慢赶,如履薄冰,“这……怎么处置?”

“任其自生自灭吧”,嘴角牵扯出冷酷的笑,“还有,谁来探视都不行,包括母后!”

王黎,你造的孽,本君会千百倍奉还,只可惜,折磨得你还是不够。用芿子递上的热毛巾擦过手,随意往身后抛,任由它沦落于尘土中。

-----------------------------------------------------------------------------------------------------------------------------------------------------

心拔凉拔凉的,君上好恐怖,以后会不会家暴啊?恩,不选他做男主角(自言自语中………)。

君谦---你妨碍了我们的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