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屈辱和荣宠

  唐越低着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想看到,我想我深深伤害了他,包括我自己。十多年的情谊,在他颤抖的手松开我衣袍的那一刻,土崩瓦解。

我看着唐越,先呆跪在地上,然后起身,素爱干净的他没有拂去衣裤上沾染的灰尘,背还是挺得笔直,阳光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形影单只却蕴着无比的决心。

是啊,我的女人,即便是妒女,却绝对不可能是毒妇。就算我无视朝野内外的议论,母后的反对,将清儿风光从牢中接出,给予她无比尊贵的地位又如何,她会开心吗?那么骄傲的她,如此随心的她,可能接受这不明不白的屈辱和荣宠吗?

即便黎昭仪的侍婢被处决了又怎样?我不相信这么大的内湖会没有一个目击者!

我转头走向云溢殿,如若事情不能水落石出,黎昭仪,不管之前你是说谎还是被误导,你无视君储安危、陷害清儿的罪名是担定了,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送你离开。

除了清儿,我什么都不稀罕,也什么都不顾了!

上天,我愿意承担一切罪责,只要清儿能一如既往坦诚无邪地腻在我身边,就已足够!

-------------------------------------------------------------------

云溢殿还是一如既往的整洁、安静,盆栽里的花孤独地开放,刹那间,我似乎有黎昭仪不打算在此长久住下去的错觉。怎么可能?我手拂过一尘不染的桌面,否定自己无端的猜测。

黎昭仪已睡着,身边无人伺候,她只一个人安静地躺在那,连呼吸都是微不可闻,面色苍白得几近透明,眉头微皱,眼角有干涸的泪迹,素白的双手交叠至于腹前,如此呵护,仿佛那里还有小生命般。

我在床凳上坐下,静静看着。我从未如此认真端详过她,我似乎也从未仔细看过谁,除了清儿。

心中祈祷着能尽快抓到真凶,不然,只能委屈她了。看着现在的她,那么脆弱、哀伤,内疚莫名的汹涌。

她终于转醒,在我越来越心烦气躁之时。她看到我,立马坐起,没有行礼,眼中满是惊慌。

我递给她一杯水,她一愣后接过,轻呷了一口,马上冷静下来。

“一直没有机会问那天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什么情况?”我开门见山,清儿还在天牢,我已等不及。

“臣妾当时正在赏鱼,却不知为何妹妹突然冲了过来,妹妹事先也没有提醒我,所以……”说着说着,她抽泣起来。

“当时侍婢怎么不在身边?她没有提醒你吗?”我追问,毫不拐弯抹角,毫无温情。

“臣妾觉得有点冷,让尧儿(侍婢的名字)去取件披风,”黎昭仪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沉默半晌,似反应过来般,抬头看我,眼中蓄满泪水,满是悲哀和怨恨,“敢问君上,是否怀疑臣妾撒谎?臣妾再傻,也不会拿孩儿的性命去做赌注。”说完后,仿佛“孩子”这两个字刺痛她般,再次低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

感觉自己在写悬疑小说!

君谦---屈辱和荣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