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刹那失了所有色彩

  不知清儿起了没?我双手背后,琢磨着应该怎样赔罪,被打几下、骂几下是要得的吧?暗自懊恼,当初怎么就这么不冷静呢。

可是,我不会再犹豫和怯懦了,在知道清儿只有我一个男人之后。

芿子在身后哼哼唧唧的,不耐烦地转身,碰巧看到他捂着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眼和嘴角龇牙咧嘴,一下没忍住,我笑出声:“哎呦,挺精彩的嘛。”我揶揄道,明知有点落井下石。

“君上,您要给我做主哇,那个廖直谏欺人太甚………5555555555”我看着直摇头,都是人,怎么芿子哭起来就这么不堪入目呢?再想到清儿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如此美丽惹人心疼------可是-----以后不会了,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包括我自己,决不允许!

“你也大胆,居然大闹朝堂,也不怕本君怪罪!”我故意板着脸寻道。

“那个,君上,奴才知您不会处罚奴才的,”芿子硬生生从被揍肿的眼缝中挤出得瑟的目光,胆儿肥地说,“因为君上今儿个开心啊。”

被他这样一打趣,我再也沉不下脸,有点小得意地说:“就饶了你了。”然后踱着方步,竟让不顾身份地哼起了小曲,在君殿园兜着圈,时而开心时而担忧、懊恼,开心的是清儿真的是我的,就我一人的,一直都是;担忧的是该如何去赔罪,让她消气。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开心多些的,只有有过挚爱的人们可以体会。

不知兜到第几个圈子,婢女上报清儿已醒并梳洗完毕,我眼一亮,拔腿就向宛清宫疾走,远远地将芿子的“君上,您慢点,小心……哎呦喂……”之类的话丢在身后,貌似他摔跤了。

虽然满心欢喜和坚定,我还是在门口踌躇了片刻,下定决心般,抖抖衣摆,拍拍脸颊,回头问原来还咕咕囔囔着诅咒廖直谏,直到进了宛清宫,或许发现我的紧张,恢复一本正经的芿子:“本君看着怎样?”

“哎呦,哪位天神下凡哪?风流倜傥尊贵不凡……”芿子夸张地挤弄着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和眼睛,卖弄着他所知不多的成语。

明知是恭维,却很受用,调整个完美无缺的微笑,吩咐婢女准备晚餐。婢女被我的含情脉脉柔声细语吓得不轻,脸红得几乎要爆血管,头深深埋下,看我一眼再不敢看,临走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一眼。

事实证明一切,我还是蛮受欢迎的。这么想着,提放多次的手终于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她静静坐在外室的凳子上,背朝外,右手自然地搭在桌边,背部勾勒出纤细却坚韧的线条。

闻声,转过脸看着我。

侧脸柔美的弧度,细腻修长的脖子,还有微微侧身的完美曲线,即便此刻的她未施粉黛,头上轻寡,柔顺光亮的三千青丝只用一支极其寻常的镂空翡翠木兰花簪挽起,细碎的发丝调皮地滑落在额、颊两侧,我仍是觉得如此光彩夺目,无论是周身华美张扬的装饰还是后宫百花,刹那失了所有色彩。

------------------------------------------------

有朋友问为何君谦的单独描述会如此多、如此长,其实红尘只是希望大家能从不同的视角看到男主们(甭喷我,这绝对不是女尊,只是红尘还没想好该让谁做男主,大家也可以提下建议)所思所想和所做的努力,第一篇后,将不再会有君谦等人的单独描述了。

君谦---刹那失了所有色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