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朦胧、混乱、悲伤却美好

  回忆起很久没有想过的疑点,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她的言之不详和对绑架的讳莫如深,怀疑、愤怒、失望完全埋没了我的心智,清儿,我怎样对的你,你又是怎样瞒的我!!!

我野兽般冲入,咆哮并没有缓解我的暴戾,却使我更加的疯狂,你为何要这般待我,为何要这般待我!!!

之后做了什么,我并未完全记得,但我知道,清儿哭泣着求我,并没有唤醒我的理智,当时的我只是想着,我要惩罚你,我要让你永远回不了他的身边,这是背叛的代价………

之后的一切犹如一场梦,朦胧、混乱、悲伤却美好。

待我恢复神智,清儿已昏睡过去,颤巍巍的睫毛上泪珠依稀可见,微皱的眉头,那么无辜、脆弱的完美。她的身下,落红触目惊心,我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一会后,却傻傻地笑出来,孩子般。

手支着头,侧身凝视着她,苍白的小巧略显消瘦的脸,用手轻轻抚开皱着的眉头,却拂不去她眉梢、嘴角带着的委屈和悲怆,痛惜、内疚一波接着一波。

可是,为什么看着你难过,宁愿陪着你,伴着不弱于你的伤悲,却还是如此满足?

清儿,我不知道是谁在一步步误导我们,让我们从相爱到互相怀疑,再到反目,可是,我知道错了,口口声声说自己相信你、爱你,却还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那些极像事实的假象而心生怀疑,玷污了我们的感情。

我以我的生命、人格、下辈子下下辈子下百辈子的幸福起誓,从今以后,我无条件相信你、爱你,地老天荒!

即便你不原谅我又如何,我会一辈子在你身边,看着你、陪着你、包容你、爱着你,乞求你的原谅和回心转意。

你肯定也爱我的,对不对?

-----------燕红尘被感动了,哭个先……

满眼满心都是她,我就这样在她身边侧躺了一宿,感觉不到任何疲倦。直到芿子在门外小声地通报,母后来了。

恋恋不舍地看着清儿,抚摸着她吹弹可破的脸颊,在她额头上印下悠长的吻。

清儿,我多想能一直这样陪着你,不管天荒,不管地老。可是,我要尽我所能,给你全天下最尊耀的地位,最有保障的物质基础,最随心所欲的生活。等我们有了孩子,我希望他不会再经历我的艰辛,不管来至家庭还是邻国,我会为他扫平一切障碍……

吩咐婢女仔细伺候着,整理一番发现无不妥之后,正正神色,跨出房门。

母后候在院内,旁边放着椅子,却不坐,看到我,便迎了上来:“谦儿,为了她,你难道真要亡了君国!”

“我这就上朝。”母亲愣了愣,难得一次见我在清儿的问题上未与她针锋相对。

“君上,到厅内洗漱一下吧?”芿子端着热水轻声问我。

回望紧闭的房门,我笑了:“不必,就在这吧,免得吵醒她。”一边取了毛巾浸入水中,再敷到脸上。

“你,你……”,母后气得话都讲不匀,“真是鬼迷心窍,明知有异心的女人,还留在身边百般呵护,你……无可救药!”

“母后,有无异心,我很清楚,按理说,无论您说什么,孩儿都应该照听,可是-----”我去下脸上的毛巾,“可是,只她例外。母后,天牢的事我不追究,不代表我可以一再容忍,还有,王黎必须死!”将毛巾扔回脸盆,威严的目光扫向与母后寸步不离的吕女官,在我目光的注视威胁下,她畏缩在母后身后:“任何人再胆敢伤害清儿,下场定会凄惨万分!母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想保护的人,不是吗?”

再望向母后,她已摇摇欲坠,听到我赤*裸裸的威胁,即使有吕女官搀扶,却还是掩饰不了她的狼狈,我眼中一热,似有什么要喷薄而出,连忙将脸别向别处,硬下心:“至于她手上的聚灵镯,母后您尽可以不告诉我,我会自己去找,即便找不到,大不了两人在黄泉路上作伴,我甘之如饴。”

--------------------

君上的反击呀,纪念一下下。

红尘这里大暴雨,都不能出去觅食了,痛苦中........

君谦---朦胧、混乱、悲伤却美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