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不够爱你

  “当时侍婢怎么不在身边?她没有提醒你吗?”我追问,毫不拐弯抹角,毫无温情。

“臣妾觉得有点冷,让尧儿(侍婢的名字)去取件披风,”黎昭仪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沉默半晌,似反应过来般,抬头看我,眼中蓄满泪水,满是悲哀和怨恨,“敢问君上,是否怀疑臣妾撒谎?臣妾再傻,也不会拿孩儿的性命去做赌注。”说完后,仿佛“孩子”这两个字刺痛她般,再次低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心烦意乱地起身,踱步转着圈,却毫无头绪,要是那个侍婢还在就好了,只可惜当天就被母后处决了。

突然,我脑光一闪,母后一直对清儿的不待见,几次三番插足我们的感情,及最后不分青红皂白处死目击者的草率,甚至不顾破坏我们的母子感情,难道真仅仅是因为那个“宛清”的关系?会不会太牵强?

可是,那是她的孙儿!

我陷入苦想中,什么时候从云溢殿中走出来也不知晓。母后做了这么多,没有一次对清儿造成实质的伤害,只多次和我提提而已。之前一直以为是母后考虑我的感受,可是,看她前段时间的咄咄相逼,竟是全然不顾母子情。似乎,似乎她只是处心积虑要破坏我和清儿之间的感情………

我打了个哆嗦,不会的,不会的,她是君国的君太后,我是她的儿子,怎有母亲明知会深深伤害儿子,却还是一意孤行,哪怕理由再充分?

我独自一人来到湖边,湖面上波光无粼,色彩斑斓的鱼儿们无忧无虑,偶有蜻蜓掠过眼前,远处荷花繁茂,深吸几口清凉微甜的空气,视线遥望远方,清儿,当时的你是什么心情?委屈抑或悲痛?

我不敢再想下去,在看到黎昭仪小产的刹那,我真以为是清儿的错。我不分青红皂白地弄伤了她;我抱起别的女人,却将她丢在这里;我眼看着母后殴打她,寄希望于她的求饶,却对她的解释犹若未闻;我找不到聚灵镯的破解之法;我不敢反抗母后,一次次将她孤独地留在那片狭小的区域;她回来了,我却不相信她,派暗卫日夜监视;甚至在一开始,我只想着利用她………

微风惊醒了我,眼眶居然蓄满了泪水,清儿,我一直怨着你的不辞而别,试探着你回来的用意,猜测着你的过往,可是,我却从没有无条件地相信你。

清儿,对不起,是我不够爱你!

回到内殿,召来长侍卫。他还是一脸的诚惶诚恐,我开门见山,问他清儿怎样。

“据女狱侍报告,君后她昨天较劳累,加上用了疗伤镇定的药物,现正在软榻上熟睡。”

我勾唇,“君后”,我喜欢别人用这个词称呼她!

我心情极好地朝他挥挥手:“恩,下去吧------等等,你转告她,我一定为她洗刷冤屈,让她再等我两日。”

清儿,自知现在的我无脸见你,待将陷害你的小人碎尸万段,还你清白,再求你原谅。只请你,原谅之前不够爱你的我,可好?

君谦---不够爱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