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果真

  秘密召来直属君上的暗卫,吩咐一天十二时辰不间断地监视黎昭仪、母后极其身边的侍从,纵然虎毒不食子,可是有太多的疑团,我不得不加倍警惕。

接下来的,就要等那位目击者的出现了。

我又来到宛清宫,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独自来这里,自决定让清儿当君后,我一直以为今后再也不会独自一人在这里寻找她的气息。

还是满园的花和花香,眼前依稀是她飞舞的身姿,可是,一转眼,只留有我一人站在花丛中。

下人们看到我,都悄悄地避开,整座院子安静得吓人。只有她在,这里才是热闹的。

躺在清儿的床上,看着头顶金底黑纹的帷幔,回忆着与她的相知相守,我笑着坠入梦乡。

很早我就醒了,在内殿踱步,焦急、烦躁。

终于,芿子过来,满脸的风尘仆仆:“启禀君上,芿子不负重托,将方曳带回。”

“快传!”我迫不及待地坐上龙椅。

细细端详来人,黝黑的脸,微鼓的眼,厚厚的嘴唇,刚进来,就远远地跪下,头磕在地,不敢抬起。

“黎昭仪小产那天,你在哪里?”我也不计较,开门见山。

“启禀君上,那天,奴婢在中湖西边栽种花苗。”她的声音沉闷闷的,放在身侧的颤抖的双手泄露了她的紧张。

“那你看到了什么?”特意加重了声音。

“那天,奴婢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张很奇怪的……马?木头做的,有轮子……然后,黎昭仪从另一边走过,两人撞上了。”

“哦?”我用手指掐眉,这不是我想要的,“那,她是故意撞上黎昭仪的吗?”

“那个,那个……”她支吾着不敢说下去。

“说!”我加了内力,回音在大殿回响,连横梁都震颤着发出呻吟。

“那位姑娘大叫‘让开’,可是黎昭仪没有听,然后……”她吞了口口水,继续说,“然后那姑娘就要往湖中冲去,可是,还是被黎昭仪抓住,俩人就撞一起去了……”

我靠在椅背,以手扶额,心中有了然有诧异也有迷惑。了然的是,清儿果真是无辜的;诧异的是,黎昭仪居然真会那自己和孩子作赌注;迷惑的是到底是什么驱使黎昭仪做出如此的决定,有了君储及母后认可的她,为了什么孤注一掷?而母后,是同样被蒙骗,还是早就知情………

我召来长侍卫:“将王黎打入大牢,择日处斩。”

长侍卫脸色忽明忽暗,半天未动,正待我不耐烦欲责备时,忽地下跪:“君上饶命。”

“哦?”我不明所以。

“启禀君上,昨晚君后被唐翰林带走,还说,是奉君上的口谕。”

我急急从座位上下来:“怎么不早禀告?”

“君上饶命,君上饶命,微臣实在是不知是否是君上的口谕……”

“该死,你真该死!”愤怒、慌乱一齐袭上心头,“还不派兵去找!”

“是,是……”长侍卫频频答应着告退。

我再次忽视了,既然之前不知是否是我下的令,那么,现在他又怎知是唐越假传的旨?

-----------------------------------------------------------------------

红尘明天就去西藏喽,希望高原反应不要太明显。大家吃好喝好,红尘回来补上,哈O(∩_∩)O

君谦---果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