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第二十二人

  清儿,自知现在的我无脸见你,待将陷害你的小人碎尸万段,还你清白,再求你原谅。只请你,原谅之前不够爱你的我,可好?

------

我精神振奋,原来爱情不仅仅可以让人开心满足,也是实现抱负的一大动力。

我让芿子将负责事发地点清洁工作或路过的下人们找来,不一会,芿子就报告已经全在殿外候着。

我先让一个人进来:“黎昭仪小产时你在哪里干什么?”“有无听到或看到什么?比如,是谁撞黎昭仪的?或者,是黎昭仪撞谁?”“有无听到他人说的类似的?”

已过正午,负责那片区域清洁工作的共有二十六人,我已一一问过二十人,却都得不到有用的信息。

我呷口茶,润了下口唇:“下一位。”

“君上,”芿子小心翼翼,“要不先用膳吧?”

“不急,还有六人。”

“是。”芿子将新泡好的茶奉上,撤下旧茶。

来人长得五大三粗,密麻的雀斑在她不起眼的脸上可圈可点:“参见君上。”

我不厌其烦地将那几个问题重新问了遍,紧盯着她的表情,似乎想从中寻得蛛丝马迹。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我叹口气,缩回椅背。

“君上,奴婢还有要事禀告”,婢女响亮的嗓门震得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那位罪女撞了黎昭仪之后,蹲坐在湖边,故意将自己弄得凄凄惨惨的。奴婢们最痛恨这种恶毒的女人了,全将手中的硬物砸向她,为君上与黎昭仪报了仇。嘿,那个女人,最后要多惨就有多惨,都缩成一团了……”

“住口!”心痛得无法自持,我右手紧按胸口,却感觉不到它的跳动,“说,还有谁?”

婢女明显愣了愣,讨好的笑僵在脸上,唯唯诺诺道:“奴、奴婢、不知,有很多、那个,不认识……”

“那就去认,认得出一个就是一个,不然,定让你受尽折磨而死!”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必定狰狞非常,像嗜血的狂魔,似乎心中的暴戾、痛惜只有靠杀戮才能平息。

婢女瘫倒在地,微张着嘴,连牙齿都克制不住地微微打颤。

“拖下去!”我厉喝,声音尖锐得犹如地狱传出般。

身边的人全撤了下去,我坐在清儿经常坐的位置,望向那高高在上的宝座,处在她的位置,体会着她的心情,心中只有两个字:清儿、清儿………

终于,门外传来各种呼天抢地的哭闹声,芿子恭恭敬敬地走近,跪下:“启禀君上,经辨认和相互指证,共有涉案人员三十七人,现全在殿外,等候裁决。”

“斩”,我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反复摩挲着泛着檀木淡香的扶手,“第二十二人。”

芿子领命下去,很快,殿外一片清净。

--------------------------------------------------------------------

红尘后天一早就要去西藏喽,这一个礼拜估计会断更了,下礼拜五跟上,祝大家生活愉快!

君谦---第二十二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