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之后

  她的泪珠混着绝望,一颗颗滑落地毯,瞬间被吸收得无影无踪,我心中的痛惜、内疚却一直存在,随着时光流逝,越发地清晰和刻骨铭心。

--------------

倔强的清儿,拒绝婢女的搀扶,坚持要自己走。看着她一瘸一拐毫不留恋的背影,我突然有种要失去她的恐慌。她,甚至没有回头再望我一眼。

暗地里叮嘱长侍卫一定要好生伺候,找个技术精湛的大夫好好瞧瞧,若有好歹,严惩不贷!长侍卫连连应“是”,我挥挥手让他赶紧去筹备,居然没有怀疑他的忠心。

第二日清晨,捷报传来,在君国和王朝联合剿杀下,风府三大护法之一的“无影”受了重创,奄奄一息之际得其同伙救助,目前不知生死。

我得知后兴奋不已,急召大臣商议对策,重新布局,以求能顺藤摸瓜揪出背后主使,并将其一网打尽。

只得用餐空闲时间,召来长侍卫询问清儿情况,听说她只是情绪有点低落,伤势恢复得挺好,我放心许多。和大臣们随意扒了两口饭,继续商讨,时机向来不等人的。

夜深了才睡下,想着还没有去看过清儿,即使疲倦不堪,我还是挣扎着爬起,披上外套。刚走出寝殿,长侍卫就迎了上来。

“这么晚,怎么还在?”我打了个哈且,不经意地问。

“禀告君上,今日微臣值班。”长侍卫毕恭毕敬。

“哦。”我漫不经心,向天牢走去。

“君上去哪?微臣可否陪同?”

“天牢。”我迈步,虽然禀告说清儿很好,没有亲眼见到,我还是不放心,而且,我要向她解释,并就昨天的粗暴和冷漠道歉,我实在是太焦急和无奈了。

“君上!”我顿步,询问地看向长侍卫。

“君上,”长侍卫吞了口口水,似乎是有千言万语,“恕臣斗胆,君上现在还是不要去天牢的好。”

我未动,只是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宛昭仪,今下午脾气很暴躁,一直在摔东西,并……并在诅咒君上和君太后,微臣该死,斗胆进言。”长侍卫说着跪伏在我面前。

“宛昭仪已经死了,她是未来的君后,”无视他猛然抬起惊异的眼神,我转身往回走。清儿,黎昭仪的事即已成定局,我们就揭过这一页,不再去想了,好不好?清儿,为何你如此不懂我的心,不懂我的情?清儿,为何我的努力,我的付出,你从不过问,却一再误解?清儿,即便母后怎么对待我们,可她还是生我养我的母后啊,就算你有怨气,尽可打我骂我,却不能诅咒于她,知道吗?清儿,这两天,你就在天牢里好好思过,等你心平气和后,再传话于我,我定风风光光将你接出,可好?

回到寝殿,睡意早不知所踪,我看着蜡烛,火苗跳跃着发出温和的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烟香,我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拨着烛苗,模仿清儿的举动,思念没有减轻,却越发浓郁。

君谦---之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