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聚灵镯

  我自认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在她面前,却失了冷静和分寸,我拉住她,不依不饶,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没脸没皮的无赖,我感觉自己的自尊被踩在地下,一直高高在上的我第一次低下我的头颅,我低声下气忐忑不安地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她反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她,眼中的决绝,我看的分明。

清儿,我该怎么说?你能不能相信,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欺骗了你想要利用你,可是,随着相处,我真心爱上了你?那么心高气傲的你,那么追求完美感情的你,我不敢以此作为赌注,我对自己实在没有信心。

但,我发誓,这是我唯一会隐瞒你的,从此之后我事无巨细,一定详详细细原原本本告知你,可好?

“黎昭仪怀孕了。”我说。我希望你打我一顿然后放声痛哭,至少说明你心里有我哪怕一点点的位置,可你只说“哦”,太过简短太过中性,你低着头,我看不到你的神情。太多急切,我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我扳住你的肩膀,弯膝、侧仰头,却还是看不清。你终于开口,带着空落与悲切。

无法形容当时雀跃的心情,我甚至不顾场合笑出了声,你说想静静,那么,好,我等你,无论多久。

母后不知从哪里得知我这几天去找了清儿,大发雷霆。我这事做得极其隐秘,看着身边几个贴身伺候的人,实在拿不准是谁走漏的风声,干脆全撤换了,虽然会有段时间的不习惯。

不知母后为何如此不喜欢清儿,逼着我处决了她,我向来都是大刀阔斧游刃有余的,现在如此小心翼翼瞻前顾后,还得费尽心思讨好母后,真是心力憔悴。

黎昭仪害喜得厉害,母后让我带黎昭仪到君苑寺庙烧香祈福二月,我拒绝。母后怒不可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何不走,在寺庙照样可以批阅奏章议论君国大事,你还是为了那个内殿的女人!那个女人……真是留不得!”

我烦躁不已,母后最近老是拿清儿的安危威胁我:“母后,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让清儿平平安安留在我身边。”

“她不是清儿!”

“叫什么都一样!”我针锋相对。

母后气极,额头青筋暴起,眼睛睁大怒视着我,我与母后对视,毫不退让,母后突然笑出了声:“算了,反正也不需要我动手的。”

我一头雾水,以为是疑兵之计,行礼后转身欲走,却被母后叫住:“谦儿,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送给她的一只手镯?”

“汉血白玉手镯?”我隐隐中有丝印象。

“连你也相信?”母后讥笑,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一直雍容华贵慈爱近人的母后也有如此狰狞的面容,“听过聚灵镯了吗?”

聚灵镯?那个可以吸收佩戴者精血的邪物?一旦佩戴上后取之不下,只有等佩戴者尸身火化后,才能恢复如初的聚灵镯?

“你说我就信吗?”我冷冷反问。

“你可以不信,不过你应该也注意到了,现在那手镯已经小得取不下来,而且,刀枪不入火烧不溶,就算佩戴者砍下手臂,它也会在刹那间长到手的更近端,甚至脖子上。你也可以去试一下。”母后姿态优雅地端起茶杯,吹散漂浮着的茶叶,满意地呷口茶,然后再不紧不慢地放下。

死死盯着母后,一瞬间也不放过,可我找不到一丝丝的疑点。聚灵镯我早就听过,万万没想到母后会在那么早就给清儿带上,那时的我只是纯粹地把她当成一个工具,大意了。

我目光锐利,声音却在颤抖:“有什么办法可解?”

“我有办法得到,自然有办法解开,但是……”母后看着我的反映。

“好,我去君苑寺庙,”我咬牙,“但是你不可以伤害她,等我回来,把解救办法告诉我。”

“我可以不伤害她,不过,解开聚灵镯的方法要不要告诉你,得看她之后的表现。”母后竟是半步都不退让。

我愤恨交加,转身离开,身后传来母后的声音:“你现在就去看看黎昭仪,她才是你应该珍惜的人,不用去向她辞行了。”

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清儿,清儿,我该怎么办?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是我以前熟知的样子?等哪天你发现了这所有,还会不会相信我,陪在我身边?

-------------------------------------------------------------------------------

不好意思,昨天同学结婚,去喝喜酒了,今天补上!

君谦---聚灵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