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是喜、是忧?

  我换了无数种笑法,大笑微笑会心的笑舒心的笑捧腹的笑,到最后的冷笑奸笑苦笑,均不符合她的心意,看着四处折腾的她,我想,要是能这样一辈子多好。

老天啊,既然我是天之骄子,我祈求你,用我后十世、百世的荣华富贵换今生的与她共守!

她发现了什么似的咬牙切齿,说我是“桃花眼”,我不明所以,她解释说是朝秦暮楚风流的意思。我张着嘴不知该怎么回答,要不要跟她坦白,还是暂时瞒住她?

一位侍从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我看着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侍从一开口,我就后悔了,他是黎昭仪身边的贴身侍从,我怎么能忘了呢?她发现了端倪,问我,以前好像没有黎昭仪吧?我低下头,不敢看她,更多的是不想让她看到我复杂难以抉择的神情。

最后,我决定,告诉她!我瞒着她的那许多,早已让我很累,我心里对她怀着愧疚,却又怕哪天被她发现了恨我,连现在的这种表面的美好也不愿施舍。内心深处还有隐隐的一丝期盼,我想知道在得知我有其他女人时她的反应,是无所谓呢,还是有那么点点的介意?

我说,她是我新纳的昭仪。

她眼睛慢慢睁大,满满的是不可置信,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嘴唇褪去了红润的色泽,嘴巴微张了张,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她的反应之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想我又做错了,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

她出神地盯着桌上的茶壶,上面彩绘着鸳鸯戏水,不动不坐不说。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静静地陪着她。侍从蹑手蹑脚走到我身边,我狠厉地盯着他,这不知死活的奴才,这里是你能随便进来的?侍从似是没发现:“君上,黎昭仪在云溢殿等你,说是,说是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同您说,不过,若您没时间去的话,她就先去告诉君太后了。”最后一句说得极其隐晦小心,但我还是听出了隐藏在其中的心机,王黎啊王黎,只宠信你不过几天,便这般无法无天,想着借母后的手来对付清儿,你活得不耐烦了!

我看了看清儿,一狠心,咬牙走出了内殿,吩咐下人们好生照顾着,否则,提头来见!清儿,等我,请你等我,等我确定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我马上回来,所以,请你一定要等我。

老远便听到从云溢殿传来的阵阵笑声,其中还有母后的。我加快了脚步,盘算着寻个什么理由降罪于黎昭仪。

还没跨进外厅,在院内守候的下人们就集体下跪高呼:“恭喜君上,贺喜君上!”我一头雾水,进入外厅,很多妃嫔都在,她们在听到通报时就已站起身等候,向我福了礼,说的与刚才无差。

我看向母后,母后脸上满是笑容,心终于放下来,看样子母后还没有对清儿起杀机。“谦儿,真是大喜事啊”,母后笑吟吟地站起身,拉过我的手引到黎昭仪身边,“黎昭仪可是怀上了我们君国第一个君储呢。”

我脑袋“嗡”地一下,之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怎么会,怎么会………

黎昭仪在一旁低着头,羞涩满足地笑着,满脸通红,余光却一直停留在我身上。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似乎只是配合着笑而笑。

终于,我离开云溢殿,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按理,我是应该高兴的,毕竟是君国的第一位君子,他的母亲还很可能是奇女,可助一统天下的奇女;可是,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清儿怎么办?我,怎么办?

君谦---是喜、是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