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封阶大典

  封阶大典日日迫近,我竟然有些紧张,亲自去查看场地布置、礼服款式、头冠花色……我想给她一个最盛大隆重的典礼,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我要和她一同携手俯看天下,指点江山白头偕老,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对她的心意,即使她不是我的唯一。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早早地在寝宫穿好吉服,时不时催促司仪司,司仪司苦笑不得:“君上,知道您心急,宛昭仪真是好福气,可是,梳头的吉时是午时二刻;迎娶的吉时是未时;拜天地祖宗的吉时是申时;入洞房的吉时是戌时,君上再忍耐下。”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快点拥有她,现在午时还没到,不知母后过去看她没有。在我的再三央求下,母后答应去替她梳头,同时我也命令所有的嫔妃和她身边的婢女,一定要让她嫁得热热闹闹。在君国,迎娶时越热闹,说明越多的人在祝福我们,婚姻也会越美满,虽不知真假,但试试总无妨,而且,相信她也会喜欢热闹喜庆的气氛。

这些嫔妃婢女还真是大胆,真挡着不让进屋,非要满足她们的要求才允许我们前进一小步,我却一点也不恼,乐呵呵地配合着她们,看着妃嫔们虽有点落寞但却仍禁不住被吸引的兴趣盎然及婢女们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真诚笑容,我想父君的坚持还是有点道理的,让大家都真心欢喜确是一件值得开心和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进入了外厅,本以为可以告一段落见到我的美娇娘,没想这些小妮子们居然把门帘都放下来了,看着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将婢女送上来的美酒一口饮尽,朝着她前进一步,再一杯,再近一步。

大家看出了端倪,齐齐拦在我们之间,说不过关休想见到新娘子,我笑看众人:“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径自取过酒杯酒壶,自斟自饮,笑道,“这样可好?”众人连鼓掌称好。

差不多一壶酒下肚,脚步有点漂浮,终于走到内外厅交界,手轻轻抚过门帘,想象着她在帘内该是如何的羞涩幸福,心情大好,回头笑望众人:“区区清酒,不足挂齿。”众人发出哄堂的笑声。

一名奴才跌跌撞撞闯进,内宫长侍卫拉住他低声训斥,我转过头:“罢了,大喜日子,就不责罚与他。”

长侍卫听那奴才说了几句,脸色陡然变得难看,看着我猛使眼色。众人安静了下来,原来的喜庆热闹荡然无存,我不悦:“今日什么事情都没有封阶大典重要,明日再说!”

长侍卫与那奴才“扑通”一声跪下,那狗奴才居然不知死活:“启禀君上,宛昭仪她……她……她跟一个刺客走了。”

我愣了下,翠岩更是第一时间冲到了内室,绕过屏风,撩起蚊帐,查过床底,翻了衣柜,找过所有大大小小的能藏人的不能藏人的角落,但她却没有像我想象那样突然蹦出来:“哈哈,被吓到了吧?”然后留下一串嚣张自豪的笑声。

我用尽全身力气将颤抖的手握成拳:“你们都下去。”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声音竟是晦涩梗咽。翠岩走过来想说什么,我连说话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尽,挥挥手让她退下。

君谦----封阶大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