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怎么做,都随你

  太阳完全落下,大厅被点上灯烛的那刻,大夫跪在我们面前,浑身发抖:“禀报君上、君太后,黎昭仪已脱离险境,只是,只是………”

“快说!”母后不耐般,紧攥成拳,骨节突出,颤抖得连杯子都握不住的手却泄露了她的紧张。

“臣无能,臣无能,黎昭仪实在是伤势过重,伤了根本,今后恐怕不能再孕育子嗣……”大夫不停地磕着头,我的心重重沉下,真的没救了么?

母后崩溃了般,只是说着“好,真好”,我担心地拉住她,我想告诉她,我还年轻,今后我肯定还会有孩子。

母后突然叫来了内宫长侍卫,下令将清儿押来。

我站起,阻拦:“母后,这事我自己会妥善处理的。”

母后抬起头,满眼的嗜血红丝,双目中是不可遏制的恨意,步步逼向我:“我只是问问她,为何要这么做?!不行吗?”继而冷冷地笑着:“如果不行也好,你是君上,一切必然都得听你的,你爱宠那个将灭我君国的妖孽,你尽管去!但有一句话我就搁这儿了,聚灵镯的破解之法我即便带到地下,也不会说出来,我就要看着她一步步被吸光精血,死状凄惨!”

我踉跄,聚灵镯,又是聚灵镯!母后总能恰到好处地掐到我的软肋。

“母后,只要你告诉我破解之法,怎么做,都随你。”洪水猛兽袭来般,我只听到自己无力的声音。

母后残忍、得逞的笑一闪而逝,我怀疑自己花了眼,没有深究。

之后想来今日的一切,其实有很多蹊跷之处,只是我从未想过从小陪伴我长大的母后会设计于我。如果我再多点心就好了,如果我不要这么武断就好了,如果我相信为了所谓的大业,即便连最圣洁的母亲也能舍弃孩儿就好了。

清儿被侍卫们带了过来,脚步踉跄,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满身的污秽,无助、憔悴。他们把她扔在地上,紧咬住舌尖,才强迫自己没有呵斥长侍卫,也没有去搀扶清儿。我不敢与她对视,心中默念,清儿,你忍忍,等母后消了气就好了。

清儿一直看着我,反复重申,是黎昭仪撞的她。清儿啊清儿,就算你说你是嫉妒成狂,我亦可以为你开脱。可是,为何,为何你找了这么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清儿,黎昭仪不但丢了孩子,差点丢了性命,以后还不能生育了,清儿,即便是发了疯,也没有女人会愿意这么做的,对不对?

鞭子一下一下抽在她身上,我的舌尖已被咬得面目全非,清儿背上没多久就鲜血淋漓,可她还是执拗地看着我,双唇紧闭。

清儿,你开口啊,就说,你是无意的,就说,你是一时没有想开,就说,你知道错了……

可是她只是看着我,眼中有坚持、恳求。渐渐的,我读懂了怨恨,仿佛万年的冰山堆积在心里,我几乎无法呼吸。

清儿,对不起,我无能,我不能彻底得罪母后,不然,聚灵镯的秘密就永远只是秘密了。

“母后,不要打了,您也累了。”我尽量挑平和的话劝母后停手。母后估计是发泄得差不多,扔下皮鞭,让我自己定夺。

自己定夺?我看了看母后,她怨毒的目光一瞬也没离开清儿。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将清儿关入天牢比较稳妥,至少除我之外,就没人能再动她。君国天牢里的囚犯,只有君上可以下旨定生死!

她的泪珠混着绝望,一颗颗滑落地毯,瞬间被吸收得无影无踪,我心中的痛惜、内疚却一直存在,随着时光流逝,越发地清晰和刻骨铭心。

------------------------------------------------------------

6月1日开始,红尘要去西藏几天,可能没法更了,这两天都二更或以上,请大家多多支持。

君谦---怎么做,都随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