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如何保全你,我的爱人

  但是,一切似乎都太过平静了,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

清儿居然在人前与我亲昵,这丫头,也不知避嫌,要是传出去,流言说她妖媚惑主,那该如何是好?

可是我却很喜欢,她在我难得的手足无措时张扬的笑,她在“奸计得逞”时得意的笑,她在我心情烦闷时讲冷笑话,没人笑时自己尴尬的笑………

可是,这么爱笑的她,这么爱调皮捣蛋却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的她,却出事了。

前一刻,她爽朗的笑声围绕在我身边,下一刻,她伏在黎昭仪身上,那该死的自行车绞着她们,她向我伸出手,求救般。

可是,我没有去拉她。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原谅当时鬼迷心窍的自己。

黎昭仪伤得不轻,裙下已被鲜血染透,气若游丝。急着救黎昭仪的我,怒急攻心的我,未多加思量的我,一把将清儿推向一边,抱起黎昭仪,急急召来大夫,命令他们一定、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抢救君储。

母后很快就赶到,黑沉着脸,直接下令将随侍的丫鬟赐死。

我着急:“母后,事情还没问清楚呢。”

母后不再看我,颤抖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滔天的怒火:“还需要问什么?难道是黎儿自己撞上去的?我们君国难得的一个君储,黎儿再怎样嫉妒也不会拿这个作为赌注。”

我无语,半响:“清儿肯定是无意的。”

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痛,随侍的人全跪伏下去,一声都不敢吭,母后从未打过我,即使是稍重的口吻也是极少有,我看着地毯上骄傲盛开的牡丹,如此美丽,却犹如沾染鲜血般殷红。

母后让下人全退下,用手轻拂我脸颊,声音放柔了许多:“谦儿,你心里肯定是有疑问的对吗?当初她为什么要走?为什么又悄无声息地回来?回来后为何绝口不提那段时间的事?你难道就不好奇,她对你到底怀着怎样的情感?”

我闭眼,深吸一口气:“母后,我相信她对我是真心的。”

“我这里有一个推测,不知你想不想听”,母后仿佛没听见我的那句话般,自顾自说下去,“她,余涵娜,早与叛军有联系,在余善一家被处决后,更是起了恨心。假借死后还魂,并请人做好‘鹊成桥,虹双现’的假象,具体怎么做的,我们还不知。之后,必然得到你的青睐,留她在身边。她探清地形,了解你的起居,经过部署,在举行婚典的当天里应外合,盗取君国机密,并与叛军双宿双栖;但是,在得知我们找到了真正的奇女之后,又想方设法回来,借机害黎儿和我们的王储。之前,你将她关在内殿之中,她无法得手,你看,她才出来几天……”母后之后的话无比高亢、凌厉,我只觉满耳的嗡嗡作响,几乎站立不稳。

母后拉住我的手臂,歇斯底里:“你也有过怀疑的,你也这样想过的,对不对?可是你为何又将她放出来,为何要害我唯一的君储,难道你真为了那个女人什么都不顾?好好,你不顾,那我还顾什么?我真恨,我恨以前为何没有处决了她……”

我痛苦地抱住头,手指深深陷入太阳穴,清儿,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真是无辜、无意,还是蓄谋?清儿,我该怎么办,我怎样才能保全你………

君谦---如何保全你,我的爱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