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辣手摧花

  为更好地掌控,我侧身坐在马鞍上,君上的手仍紧紧抓着缰绳,似乎那是唯一的寄托。

“跟着唐越走。”我与君上离得极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毛孔,他视线直直落在我身手,似乎要将我灼烧成灰烬,我不敢看他眼睛,只盯着自己的匕首和他的脖子,依稀可看到颈动脉顶着体表皮肤微弱的跳动。

君上听话得不像话,一路上一言不发,紧紧跟在唐越身后向树林进发,将马儿“行驶”得稳稳的,不然侧坐的我说不定早就被颠飞到西伯利亚了。

绷紧神经,终于离开了包围圈,背后早被汗水浸湿。

“放轻松些,我不反抗就是。”君上吐气如兰,我睨眼,你说我就信?手上越发谨慎。

马儿小跑大约小半个时辰,唐越下马,走近:“涵娜,放了君上。君上,是为了救我们,不然,我们根本挟持不了他。”

我看看唐越,再看看君上,他的双眼从没离开过我,眼中是一成不变的深情和哀痛,在我将匕首横在他颈动脉处后。就连我划破他的皮肤,威胁他的下属,他都没有任何其他表情,就那么看着我,深深地看着我,我让他跟着我们走,他没有任何反抗,乖乖的。

我放下匕首,早已麻木的左手传来阵阵刺痛,直通大脑,我不自主地用右手扶住手臂,揉捏按摩,疏通血流。

在唐越的帮扶下,我下马,将君上一个人留在马上,未打任何招呼,我们步行离开。虽然速度慢些,但胜在能留下更少的蛛丝马迹,以便逃脱。

君上居然将马驱离,跟着我们,一声不吭,在我们五米左右的身后。

唐越有些迟疑,渐渐放慢速度,似在等君上,又似有什么要和君上说。我拉拉他衣袖,两腮气鼓鼓地瞪着他,唐越整整衣领,轻咳了声,不再东张西望,跟着我蒙头赶路。

一直到天黑下来,我们才在一块杂草较少的地方停下休息,脚一落地就生疼,肯定长了血泡,就是不知多少个,有没有破。

我龇牙咧嘴地往地上随便一坐,揉着腿,纠结着要不要把鞋子脱了检查一下,感染了可不得了,先不说这里没有抗生素之类的,光是明天的逃亡就够我呛的。

君上挨着我坐下,抓住我的脚踝就欲将鞋子脱下,随风摇曳的灯火或明或暗地照着他刚毅的脸盘,专注的眼神,微皱的眉头,紧抿的嘴唇。

我脸一热,连忙抽回来,无他,只怕长途跋涉的脚味太过芬芳将他熏晕儿。

“那你自己搽。”君上以为我在别扭,递过来一个小瓷瓶,上面凹凸的娟秀纹路,细看,竟是一小幅山水图,轮廓清晰,想必仅这瓶子就价值不菲。

我不客气地接过,打开塞子,神医般嗅嗅,呃,薄荷的清凉首当其冲,其余的闻不出来。

脱下鞋子,袜下已血迹斑斑,间或有淡黄色的体液晕染,看看脚底板,更是惨不忍睹,尚未成型的,已然成熟的,成熟后破溃的血泡布满整个脚底,再密集点,都可以和癞蛤蟆的背有得一争了。宛清的脚本来就娟细白皙,就连脚底的皮肤,也如孩童般滑嫩,哪禁得起五大三粗的我这般折腾?

我有些惋惜地看着脚底板叹息,多好的卖相啊,就这样被我给毁了。~~~~(&gt_<)~~~~

------------------------------------------------------------------------------------------------

收藏啊收藏,票票啊票票~~~

辣手摧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