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余良人

  谦君二年九月,我朝在和王朝边境上的战争落败,看着快报我心烦异常,两年时间的练兵远远不够,我还是太心急了。

侍从通报母后过来,我有些纳闷,自从我整顿后宫并不顾母后的白眼娶了众多嫔妃后,母后与我渐渐疏远,倒是和我那些妃嫔她的儿媳妇们打成一片。我想母后是不理解我的,正如我不理解父君,可她又是孤单的。

我忙让侍从通传,想了想,整整衣服亲自到门口迎接。望着门口的一群莺莺燕燕,我询问地看向母后。母后问淑昭仪:“你不是说有要紧事与君和我说,现在说吧。”

淑昭仪向我福了福身子,向后说:“带上来。”两婢女架着一女子扔到我面前,那女子趴在地上,惨白着一张脸,双肩瑟瑟发抖,却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看了眼那女子问淑昭仪:“怎么回事?”淑昭仪再次向我和母后福了福:“妾得蒙君恩管理后宫,可今天发现,余良人她未得君宠,守宫砂却已消失,特前来报告,请君上发落。”

我复看余良人,终回忆起,她原为刑部侍郎余善之女,两年前我登位后被选入宫,封为良人,其父因鲁莽不领君命不服教化,被贬往蛮荒之地,不知生死,之后余良人也被划出侍奉之列,本早已遗忘了,没想今日却再次见面。

“你认为该怎么处置?”我转头问淑昭仪。“要不让女医检查下再定夺吧,”母后连忙接话,“不定这守宫砂本就没点好呢。”我看了看母后,正欲点头,母后本就对我将众大臣或贬或罚不满,这等小事不必再惹她动气。

可是余良人却疯狂大笑起来,瞪着眼看我:“暴君,难道现在还想折辱于我?我什么也没了,父母被贬到暗无天日的蛮荒,可他做错什么了?为何只对你的决定提出质问就要遭受这些?暴君,你会有报应的!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她将一粒药丸送到嘴里咀嚼吞下,身边的侍从欲阻挡,我手一摆,冷眼旁观。她又哭又笑了一阵,最后向母后行了大礼:“君太后,谢谢你的求情,若有来世,定将结草衔环。”说完,维持着跪拜的姿势便不再动。

“药效倒挺快!”我冷笑,“传令下去,余良人德行不检服毒自尽------淑昭仪代管后宫不力,此后后宫一应事宜暂交圆昭仪管理。”淑昭仪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身形摇摇欲坠,我未予理会。母后忧心忡忡地走过来:“谦儿,这孩子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放心,我不会将罪算到余善族人身上的。”我看了眼母后,实在没心情继续和她讨价还价。身边的人大气也不敢出,甚至没有人把尸体拖走。

走到门口,仰头望天,我深吸一口气,果真是没人了解我么?君的命令不听,为何不能罚?罔顾君命、漠视国法,本该诛九族的罪名,在母后的求情下只将他贬往西陲,不感恩戴德居然再次挑战君威,难道君不君臣不臣才像话?

此时已入初秋,微凉的风吹着落叶袅袅飞舞,远处的山被枫叶染成火红色,湛蓝的天空上没有一朵白云,一切美得不可思议,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

君上的第一视角啊~~~~~~~~~~哇哇哇哇,红尘好激动(⊙o⊙)哇大家有木有呢???

谢谢hanxiangyezi的荷包,180°大鞠躬~~~~~~~

君谦---余良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