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是心非

  抛下我和君上这个“衣冠禽兽”独处的唐越掀着衣摆从暗处走来,满腔的怒气在看到他用衣摆做成的兜兜里满满的各色瓜果时熄灭得无影无踪。

君上确不能算得上正人君子,见唐越来了,急急忙忙脱下外衣将我两只光溜溜刚搽好药膏正在放风乘凉的脚丫子盖了起来,似乎那是他的专属物,不愿他人觊觎。

这一举动,挑起了我刻意回避的储存着那晚不堪回首记忆的神经,我看着火堆,它们已经燃烧得“欣欣向荣”。

唐越将擦净的水果递给君上,君上接过,再用衣袖仔细地擦了遍,转递给我。我看也没看他拿着不知名水果的手,在唐越的“衣兜”中翻找:“咦,这颜色好看,就这了。”拿出一枚长得有点像超级大红枣的水果,直接就塞到嘴里,脸颊差点被撑爆,心中这才有了点其他的感觉。

君上的手停顿在风里,好久,他才收回,细细啃咬,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我们都没有睡意,君上一直看着我,欲言又止。我装作没有看到,嬉皮笑脸:“唐越,晚上我们睡时会不会有野兽袭击?”

唐越正了正神色:“嗯哪,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们尽量靠着火堆休息,晚上我守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想了想:“那明天你就没精力赶路了。”

用眼神阻止唐越说“没事”的欲望,装作自顾自道:“我觉得,每天我们都要赶路,晚上就让君上守夜好了,一方面,他有武功底子;另一方面,他可以在原地等援兵过来,本来,他就不必跟着我们的。”

君上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在听到我说最后一句话时。火光下,他唇似乎都变得苍白,他低头,不知在想怎么,半响才说:“好,我守夜吧。”

我鼻子中哼出了声,真是不干脆的一个人,不过是守夜,还这般心不甘情不愿!

晚上睡得极不踏实,一方面冷,拼命地靠近火堆,另一方面又怕火烧着自己,还要担心着冷不丁从不远处草丛窜出的蛇……

迷迷糊糊中,直到温暖包围了我,我才沉沉睡去。

刺眼的阳光早早唤醒了我,我起身,唐越已收拾完毕,坐等我们醒来。昨天的劳累过了一天显现得更加明显,腰酸背疼不说,光脚底的刺痛就够我喝一壶的了。一整天都没有梳洗,我难受得慌,刚想问唐越附近有没有水潭之类的,唐越将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一个时辰前我醒后换君上,他才睡下的,我们等一下吧。”

君上靠在树旁酣睡,眼睛下笼着淡淡的青色,即便睡着,眉头仍紧皱着,左手按住腰间斜挂的佩剑,随时可以蹦起保卫自己。或,保护我们?

我凝眉,唐越说得没错,即便我偷袭得手,以君上的武功,也能轻而易举地逃脱,更何况他随身携带着佩剑,之前怎没没发现。

可是,他为什么要如此隐忍,忍受我的挑衅,忍受我的威胁,忍受我割伤他,忍受我掩饰不住的恨意?

身上披着他的衣服,昨晚温暖的源头;而他,只着单衣,蜷成一团。

我险些落下泪来,君上啊君上,为何总是如此,你一次次的温柔深情将我圈禁在你身边,心甘情愿。可是,在我全心依赖真心托付时,却一次次亲手将我推入万丈深渊?回不去了,我也不要再回去了!

扯下披在身上的衣服,轻轻给他盖上,看一眼他略显憔悴的脸,起身,离开。

唐越拉住我:“你……”只一个“你”字,没了下文。

我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我不会跟他回去,我也不会再见他,你呢?”

我想,当时的我必定可恶非常,唐越对我的心意,我看得分明,心安理得接受他的关心,不拒绝,不接受,却成为我威胁他、逼他做出选择的筹码。我不止一次地唾骂自己,我不知道为何偏偏对唐越如此残忍,在别人那受了伤害,我却加倍地伤害他人。在之后的日子里,今日的自私,更是一天一天啃噬着我的心。

唐越看着前方的路,蜿蜒向不知名的地方,路边树木繁茂,盛满鲜花,果实累累,蜜蜂勤劳地劳动,储存过冬的食物………

唐越笑了,看着我,我也笑着望他,我就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你一定会在我身边!

我们齐齐向后望去,权当作对以往的告别,却看到君上直直立着,在我们身后五米。

君上的神情我不想形容,也形容不出,只是,那掺杂着绝望的沉痛和卑微,深深刻入我脑海,挥之不去。

我拉着唐越就走,唐越频频回头,在我的一句“你还要三笑留情啊?”之后,安分了些。

磨破渗出的血水将脚底与袜子、鞋子黏在一起,时不时的,发出在泥地中行走的声音,“噗叽噗叽”的。我很欣慰,至少,身体流出的血是能发出声音,被人听见继而知晓的。

唐越担心地看着,几次想搀扶我,我都摆手拒绝,这点伤,小事!哪及我心中的痛,甚至连上次脚踝扭伤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君上仍在身后跟着,仍旧是不发一言。我很想问他,你觉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话却梗在喉中说不出来,我怕我不争气地哭出声,然后再次妥协。

天又黑了,我觉得自己只剩下一口气。我不知道自己这般没命的逃是为了什么,明明最想逃避的人就在身边,我却不知道该怎么撵他回去,或者,我其实也不想他回去?

唐越又去采野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分辨野果是否有毒的;君上挽起袖子拔起地上的杂草,动作干练,是一个做粗活的好苗子;我用药膏轻轻搽着我已血肉模糊的双脚,在心中默默哀嚎。

一切似乎向以前般默契美好,那时我在“讲书”,唐越在听,君上练字。恍然间,人是心非。

--------------------------------------------------------------------------------------

同学们、美女们、帅哥们,支持啊支持~~~~~~~~

人是心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