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君谦----只她可例外

  待她梳洗完毕后带她去觐见母后,我再次尽心尽责地扮演着有情人的角色,牵着她的手,一路上我们谈天说地,她居然说她的理想是“做梦做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闻所未闻,但细一想确是如此。

她确实有着傲人之姿,一颦一笑中教人难以移开眼睛,也难怪以前的余良人并未受宠,淑昭仪却仍念念不忘要至她于死地。可如果说以前的她只能算是姿色清丽,如今更是增添了一分灵动,

见到母后,她有些紧张。嫔妃们也有众多不满,对我册立之事颇有微词,我早就警告她们不可非议。母后正在为我将宛清看管在王朝府邸心中气愤,看到她请安居然拍了桌子。我忙用眼神示意,母后才作罢。在回去的路上,她忧心忡忡,忽然抬头朝我灿烂一笑,惊艳之后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有求于我。果然,她看出了母后并不喜欢她,拐弯抹角的,其实只想问我是不是站在她那边,心思确实缜密。我思忖了下,告诉她母后是不希望她嫁入宫门,怕她受委屈,只是现在还在生我们两人的气而已,她定定看着我,不知是否相信。我只好开始表衷心,女人不都喜欢听这些吗,果然她脸红红地跑开了,我这才长舒一口气,谁能想到雷厉风行集权罚于一生的君上居然要猜测一名女子的所思所想,也不知道她怎样才能帮到我。

最近风府动作越来越多,先是在各州府还没反应过来就迅速控制了我朝三分之一的经济,等我们发现他们来势不善,寻个理由举兵清剿时却发现对方早已转移,想必在宫中有着眼线,人最痛苦的是如鲠在喉但却找不出剔不掉。

这段时间,风府与王朝有着不少的兵马交易,虽每每寻得些蛛丝马迹,但却找不到他们真正的营地,更别说幕后策划者了。

我烦躁不堪,只得让臣下加紧盘查,同时盯住宛清宫,不让任何人与之接触,到现在我还能记得母后说那“不得已时可以除之,至少我们还有君国”时的神情。是啊,母后虽善良,可在关键时刻却是杀伐果断不让须眉的,难怪会独宠后宫如此之久如此彻底。

我还是每日都到宛清宫找她,也许前两件事给她造成了阴影,索性破罐子破摔,在我面前也不再遮遮挡挡,话怎么粗鲁怎么说,“放屁”这类的词信口拈来,还美名其曰“屁乃体内之气,焉有不放之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可是我却很乐意看她肆无忌惮之后的开心笑颜和偶尔表现出来的撒娇亲昵,心里告诉自己,别人定要奉礼守法,只她可例外,因为她是奇女。

-------------------------------------------------------------------------------------

建议大家与正文对比着看,咳,红尘好后悔啊,当初没想过从三位主角各自立场去写,是那么纠结的一件事~~~~~~~~~

君谦----只她可例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