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开弓---放

  身后传来阵阵呼唤,君上的,那声声悲吼般的“清儿”,针刺般,我体无完肤。

唐越询问地看我,我不理,埋头赶路。君上,既然明白我的决定,为何步步紧逼?

身后传来无数马蹄声,我惊骇回头,身后似有千军万马,我们卯足了劲狂奔,跌倒了,爬起来;衣服被割破,不管;裸露的皮肤被树枝划破,不顾………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并渐渐成包围状,我们只能被迫跑向正前方。

巨大的悬崖拦住了去路,其实就算没有这深不见底的深渊,我们也跑不动了,甚至连喘粗气的力气都没有。

身后传来肆无忌惮的笑声,转身,是两天前的大汉领队。他哈哈大笑着,手一扬,一只黑色的雄鹰“啾”地一声就飞立在他手臂上,领队裂开大嘴,响亮的嗓音仿佛都能振得地动山摇:“鹰儿,这次全靠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与唐越心知这次凶多吉少,对视一眼,问道:“这鹰怎么会找得到我们?我们可是一直在树林中。”心里想着,不顾怎样,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说不定,奇迹会出现……

领队将我们当成了手到擒来之物,毫不犹豫地说:“这雄鹰经过训练,能顺着君上的气息一路追寻,要不是回去调度骑兵花费了时间,我们早就将你们抓获了,只可惜,没有捕到你们的同伙。不过,有你们,也差不多了。”

我摇晃了一下,感觉仿佛置身梦境般,那么不真切。

君上,求求你,不要告诉我,你跟着我们是想让鹰带着骑兵来追捕;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当初的配合、特意的放过,不是让挟持君上犯死罪的我们顺利逃脱,只是想找出我们的“同伙”;求求你,不要告诉我,你所有的情意,你的痛苦,你的绝望,你的哀求,你的卑微,你的欣喜,仍旧是做出来的………

我支持不住,瘫倒在地,我真的是傻子,不是不再相信他了吗?不是死心了吗?不是决定要离开吗?为何还这般难过?为何刚才的一刹那甚至希望他会来解救,然后伸出手,眼中只有我:“清儿,跟我走!”………

唐越扶住我,眼中是压抑的怒气和失望,对着领队大声说:“我,唐越,自愿获罪,只求你们放过----她。”

语毕,他看着我,满眼满眉的温情款款,第一次抚摸着我的脸颊,柔声说:“不要再和君上作对了,他想得到的,就一定会设法得到。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抓住他的手,满脸泪水,不,唐越,与其屈辱的活着,不如随心所欲的死去!

领队的声音再次响起:“没用的,你们一个也活不了。众将士听令,主子有令,万箭齐发,不留活口。开弓------放!”

我与唐越相视而笑,雨点般的箭矢由小变大。杀鸡焉用牛刀啊,随便来一个人,我们就能死得透透的。

箭尖转眼就到了跟前,发出森冷的光,阳光太过耀眼,我微笑着闭上眼睛。

无数的噗噗声,能感觉到很多箭擦着我身体飞过,温热的液体喷在我肩膀,我睁眼,唐越挡在我身前,双手张开,唯恐自己受的伤不够多,与我保持一手的距离,这样,箭即使穿透了他的身体,却不能伤到我。

我扶住唐越,结果却是俩人都倒在地上。

君上从人后艰难地跑出,由他人扶着,对领队说着什么,暴跳如雷。领队对他解释着,也许是在辩解为何没有一举将我们都消灭吧。然后,我看到,我们对面的士兵,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开弓----放。

泪水迷糊了双眼,君上,这一招好漂亮,我,服了你。

箭矢很快又到眼前,君上似乎踉跄着向我们这边跑来,看不清他的表情,想必是雀跃的,隐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雪恨了吧?所以这么迫不及待想看我们千疮百孔的尸体?

我抱起唐越,用我这一生最温柔的声音:“不要怕。”

一翻身,双双滚下悬崖。

“啊……!”君上终于出声,似发泄,似哀嚎,回荡在长长的无底悬崖中。

君上,没留下我们的尸体,还是让你失望了吧?

开弓---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