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间上的种子

  君上最终还是来了,在我们把他的内殿鼓捣得连狗窝都不如时。当时我们还蹲在地上为轮子该怎么装争论不休,君上黑着脸,手背在身后,就站在我们旁边。唐越忙起身,行礼。

“就跟你说,要这么装轮子才不会掉出来的嘛。”我对着无人的空气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君上站了多久我不知道,许是不久,当唐越终于肯蹲下与我同心协力时,我的腿已经酸痛得不行。唐越接过轮子,沉默地看着我,我这才抬起头,发现君上已经走了。

我们再也回不到随意默契的配合中了,不是他默默地想心事,就是我在出神。君上倒是每天都来,脸色一次比一次黑,我想他怎么像探监似的,这么一想,觉得有些好笑,笑过后又感到分外凄凉。

终于,他让唐越退下,我静静等着,我知道,话总有挑明的一天。

他抓住我的肩膀,双目喷火,连眼球都布满血丝:“到底要漠视到什么时候?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他的手很大,很用力,我的肩膀生疼,我皱着眉欲用手肘推开他的手,他却以为我在反抗,手越发地用力,微微带着颤抖。

“疼。”我吸口凉气。

他愣了愣,微微放缓力道,穷追不舍:“说,你要我怎么做?”

我看着他,好久没有仔细地端详过他了,他瘦了些,漆黑的发,高阔的额头,剑眉,高鼻,有个性的下巴,凌厉的气势,还是那么出众炫目。我伸出手,描绘着他眉毛的轮廓,他顿了顿,脸蓦地红了起来。是的,这个男人,这个时而温柔时而强势时而幼稚时而霸气,有着众多妃嫔却还是会因为我的亲昵举动脸红的男子,在我生命中深深扎下了根,我用尽一切,阳光、水分、土壤,我希望它生根发芽,然后结出只属于我们的成熟甜蜜的果实,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他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来照料它守护它。

君上,你可知道,它是长在我心尖上的种子,你却残忍的希望让我分摊给别人。

君上,我爱你,强作的坚强,刻意的遗忘,自欺欺人的说服,在看到你后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你没有看到,在你还没来时我张望着门口的期待;你没有看到,当你在我身后等待,背对着你的我几次差点哭出来却拼命忍住的表情;你没有看到,故作无所谓的我伸出的颤抖的手,紧紧握住却又不慎滑下的零件。

君上,你是否真心待我?我从之前的自信满满变得不太确定,再到现在的怀疑。你我之间还有太多的事情存有疑点,你却从没有解释过。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着我?”我问,权当作我们之间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我想我的眼神也告诉了他。

他低头,我再次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祥的预感浓浓升起,为什么不直视着我,让我跟你一同喜,一同悲,一同忧?即使是共同哭泣,我也甘之如饴。

最后他抬头,眼中是一望无际的深邃:“黎昭仪怀孕了。”

“哦”,我再次只有这一个字。其实我是想说点其他的,我想说恭喜你,可是我开不了口,我怕我会尖叫,我会哭。

君上紧张地俯过身子看着我的反应,我闭了一下眼,面色平静:“我想静一下。”其实,我已经不需要静了,我反常地在这种时候维持着可怕的冷静。

君上不肯走,我几乎没有力气,无论是呵斥还是推攮,我轻轻地说:“我要想一想,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继续和你在一起。”

君上听到后半句话,笑了:“好,那我明天过来。对不起,以前我对不起你,不过,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补偿的。”

之后他走了,如释重负。我想,他是真的觉得我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的吧。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对于君王来说,只是孩童时听过的神话。

我慢慢滑坐在地上,君上,你拿什么补偿,也给我一个孩子吗?可是,可以补偿的,能算是爱情吗?

我连夜赶着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坚持与急迫,可是我想马上把它做出来,疯了的想。

抚摸着刚成的雏形,我将脸轻轻贴上去,犹如亲近自己的孩子般。没想车原没嵌合好,受力不均,一着力就四分五裂,抱着一地的残骸,我终于痛哭出声,像个孩子。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一条淡青色的手帕伸到我面前,我抬头,唐越单膝跪地,眼中的深情我不敢多看,不愿多想。

我没动,唐越将手帕轻轻塞入我手中,转身吃力地抱出另一根檀木,斧头砍劈木材的声音疯狂袭击着我的鼓膜。

“够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音波的攻击,头胀得发痛。

“我们开始吧,有事情做,可能会好点。”唐越再次蹲在我面前。

我点头,将手帕递还给他,要了盆水到内室梳洗,看着镜中消瘦、肤色发暗、眼睛红肿的自己,有片刻的晃神,我有多久没出去?四十几天还是五十几天?时间在观念中已经模糊,我感觉自己全身散发着长久未晒到太阳的霉味,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哪怕四十年、五十年?

我想,自己可能没以前想象中的那么爱君上,因为,我动摇了。

又是好长一段时间,君上没来,虽然他说第二天就会来的。我真正变成了一个怨妇,每次想到这,内心的怨恨一波接着一波,一阵紧似一阵,我想着,他现在在哪位妃嫔房里,又在与谁亲密无间?我想我是一个妒妇,囚着我确实是一个明智之举,不然我还不定会做什么,真的,或许我会杀人!

过了多久我不知道,刚开始一天天刻在我的心里,每过一天,就多一片血肉模糊,然后,渐渐地,我就记不清了,只知道期间自行车做失败了两次,被我在暴躁的时候砸坏了一次。唐越还是那样,经常就不说话,我也没兴趣主动说什么,两人日复一日一天到晚低头摆弄着各种零件。说实话,偶尔我还是对君上怀着一丝丝的感激的,至少,他没让唐越离开,不是吗?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我起得却一天比一天早,在空闲或休息的时候,我喜欢站在窗户边,望向头顶四四方方的天,湛蓝、清澈、高远,有小鸟在天空飞翔、高声歌唱,看着树叶一片片落下,在地上被风吹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唐越变得越发沉默,一点也不像我初识的他,我很想取笑他,你说我失恋了我男人不要我了,你怎么好像比我还不顺心哪,难道也被某个彪悍的女人甩了?可是实在是没心情,我告诉自己,不就是个男人嘛,不就是一个不在乎你的男人嘛,有什么好可惜的,可每次这么想,眼泪都会控制不住地滚下来,将我越发苍白消瘦的脸颊衬的更加惨不忍睹。

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心间上的种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