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自行车引发的血案

  感觉车被人猛地往后啦,我感激涕零,救命的神哪,您是哪位?我一定要金猪还神,金猪还神……

车被完全拽回地上,我在刹那回头,见到的却是黎昭仪,她一手抓着车的后架,狠狠向自己肚子撞去,我脑袋“嗡”地一下炸开,心中只想着:她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我重重摔在黎昭仪身上,眼冒金星,脚卡在轮子中,起不了身。黎昭仪更惨,整个下半身都被压住,脸已变得煞白。我怒火中烧:“你想死别拉上我!”

黎昭仪惨淡地笑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紧我的衣袖,我用力却抽不出来,发现她手上带着血迹,身下更是有一片正在快速晕染,绽放开绚丽的花朵。

不远处一声尖叫:“杀人啦……”我头脑一片空白,挣扎着却爬不起来,黎昭仪的脚绕在我与车轮之间,将我最后一丝退路堵住,不知是凑巧还是故意,若是人为,那她也太可怕了。

君上飞奔而来,看到我们,眼变得如墨汁般黝黑,犹如黑洞,将我的神智绞得一丝不剩。我求救似的向他伸出手,君上却不看我,凝视了片刻突然将我掀起,抱起黎昭仪向周边聚集着跑过来的人说:“叫大夫。”头也不回地直奔最近的宫殿。

我的右脚踝扭伤了,在君上将我一把推开时,肿的老高,我坐在地上,用手将右脚提出,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围观的人冷冷看着我,没有要出来帮忙的意思,我坐在血泊边,用颤抖的冰冷的手敷在扭伤处。

秋天的天黑得特别快,四周的人三三两两点上了灯笼,团团围在我身边,不说话。我像待宰的动物,看管的人很多,却没人会问一句:“害怕吗?”

那个唯一可能会关心我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弄伤了我,弃我于此。

可是,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我又怎会如此在意?

我萧瑟在秋天晚上的风里,四周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冷冷观望着,气氛却愈来愈压抑,我无地自容,感觉自己真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突然,有什么东西向我仍了过来,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再然后我就数不清了,有的砸在我手上、背上、脸上,有的甚至朝我的伤腿袭来。

我弯腰、低头,双手护住伤腿,一声不吭。不知过了多久,时间概念已模糊,一声呵斥响起:“住手!”大家作鸟兽散,我抬头,宫里的侍卫军!

“属下奉命带姑娘到云溢殿一趟。”冷冰冰的声音,至少还是有声音了。我尝试着站起,却差点歪近湖中。带头的侍卫----据说叫长侍卫的抓住我的手,说:“得罪了。”一挥手,让他下属扶住我,带着我往前走。脚踝疼得钻心,我不知道是骨折还是脱臼了,也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完全治好,会不会落下残疾。我想的更多的是黎昭仪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已经有了君子,宫中人都知道君上有多在意这个孩子,为什么她要作如此大的牺牲,难道仅仅为了扳倒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的我?我回忆起她那羞怯满足的笑,散发着母性的神圣光辉,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义无反顾,要知道,在现在这种医疗环境中,她极有可能就此丧命!

我实在走不动了,侍卫强行拖拽着我,我想,宫中的人犯事,一般都是由内务府接管,这次怎么动用了禁卫军?君上,你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这次,为何又下令要这些侍卫如此待我?

我沿着君上抱着黎昭仪离开的道路,每走一步,心就被剜掉一块。

--------------------------------------------------------------------------------------------------------------------------------------------------------------

燕红尘发现自己喜欢虐,就让虐来得更猛烈些吧~~~~~~~~~~~~~~~~~~~~~~~~

自行车引发的血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