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果真如此狠心

  云溢殿,以金黄与红为主色调,布置得富丽堂皇,比之宛清宫更胜一筹,后者以清新雅致为主,而这里,我环顾四周,到处透出尊贵与自律,就连盆栽的朝向都惊人的一致。

侍卫松手,我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狼狈地抬头,好久不见的君太后端坐主位,表情凶狠地似要啃我的肉,吸我的血;君上立于一边,眼神冰冷,看着我被狗一样扔在地上,无动于衷。

早就想好的说辞漫在嘴边,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君太后站起身,我明智地预感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果然,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口内一片腥甜,我吞下,看向君上:“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又一个巴掌甩过来,我被扇翻,顾不得伤脚撕心裂肺的痛,我直视君上,再次坚持:“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君上的目光闪了闪,继而又回到冰冷,我刚刚升起的一丝欣喜支离破碎。君上,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诅咒我我都不管,只希望你能相信我。难道,你真连这点信任都不给我?我在你心中,真是这么残暴的女人?

蘸了盐水的皮鞭一下一下抽在我身上,所触及之处均是火辣辣的痛,我咬紧牙关,安慰自己,痛些无所谓,就当在给自己消毒。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君上,你真如此狠心?

果真如此狠心……

终于,君上开口:“母后,不要打了,您也累了。”

紧盯着他的执拗的目光瞬间黯淡,许是长时间未眨眼的缘故,再疼痛再屈辱再无助也未掉下的眼泪却在听了他这句话后簌簌流下。是啊,我怎么忘了呢,黎昭仪可是你心尖上的人儿,怀着的孩子可是你的骨血,抽打着我的是你的母亲,我有什么立场乞求你的信任和维护?

挣扎着坐起,无意间碰到随身携带的香囊,里面有恭给我的暗哨,他说,有危险的时候吹响它,他马上会来接应,我握紧香囊,又轻轻放下。

“谦儿,该怎么发落她你自己定夺!”君太后将皮鞭狠狠扔下,对仍维持着雕塑模样的君上说。

“先把她关入天牢,等查明事实,再行决定。”君上开口,我再没看他,任由他人将我拖走。

牢房内霉味、体味、屎尿等味道混杂,闻着提神醒脑回味悠长。

我被关押在最里间的牢房,地上铺着薄薄的一层稻草,很多已长着黑色的霉斑,期间有很多调皮的小虫子在捉迷藏,角落里有一只脚桶,应该是方便时用的,这是这个牢房里仅有的两样东西。

我吃力地腾出一块空地,抱膝坐在那里,好多次,我手已经伸入了香囊,可是最后又空空如也地抽出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怕恭为我涉险?还是希望来救自己的是另外一个人?我想扇自己一耳刮子,自作多情的性子还没改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后背由针刺入髓般的疼痛变为又痒又痛,我实在忍不住,往墙上轻轻一靠,无边无际的疼痛袭来,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

在阴仄无光的牢房中,时间概念渐渐模糊,好在我早已习惯了,不然不定时间该多难熬,这么想着,比伤口疼痛一千倍一万倍的痛楚在心中蔓延开来。

渐渐,我变得昏昏沉沉的,神智一会清醒一会模糊,右脚踝呈畸形向外弯曲,找不到固定物,我只好尽量不去移动它,后背的伤口与衣服黏连在一起,微微弯腰或扭身,伤口就被撕裂开来,有时血水甚至会沿着衣服滴落到地上。这牢房不分男女,我连方便都要遮遮掩掩,总不能裸体吧?更何况,我好冷……

模模糊糊中,听到牢房门前出来唐越的声音:“奉君上之命来提查罪女。”我强迫自己提神,君上来了么?他还是相信我的……

一盏油灯在我面前发出耀眼璀璨的光,我眯起眼,看到了唐越,一脸焦急、痛惜地看着我。

“混账东西,怎能这样对犯人?!”唐越训斥着开牢门的狱卒,看着狱卒哆哆嗦嗦钥匙插不进锁孔,一把将他推开自己动手。

狱卒耸搭着肩膀:“翰林,这是主子的吩咐,让她自生自灭……”

主子的吩咐,哪位主子?还有哪位主子???眼泪在笑中滚落,眼前一片黑暗。-----------------------------------------------------------------------------------------------------------------------------------------------------------------

恩,决心将虐进行到底~~~~~

果真如此狠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