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背后伤痛的眼睛

  我们三个大男人就霸占了大半条并不宽阔的道路,扭腰、摆臀,路人无不为我们的风姿侧目。

恭的嘴角慢慢浮上笑容,自然洒脱,还有着一丝如释重负,唐越愁眉苦脸,不时看看我,终于,他忍不住:“涵娜,你脚没事吧?”

“没事啊,走着走着就习惯了。”我打着哈哈。

恭停步,诧异:“你脚也受伤了?该死!”最后两个字,是皱紧眉头,咬紧了咀嚼肌从牙缝中低吼出来的。

说实话,这样的恭让我感觉陌生,内心却被暖流填满,至少,他是关心我的,或者,我目光黯淡下来,难道又是因为那个预言?……

恭将我“驱赶”到路边,蹲下身子,伸手就揉捏我的左脚踝,我金鸡独立着重心不稳,单脚跳,跳,跳!

恭一瞪眼:“稳住!”

唐越似是犹豫了半响,扶住我,我扭头,正好与他对视,唐越慌乱地将视线移开,化成老太婆的脸上透着绯色。

我看着唐越红红的耳朵,想到了他,那个与我亲昵时会脸红的他,却残忍地将我一心寄托全毁掉的他。

没人发觉我的异样,我马上敛了情绪,望天,白云飘飘,如此静好。

恭用重金买下了过路的马车,原车主将大包大包的货物卸在路边,满脸笑容地目送我们渐行渐远。我好奇:“那他怎么回家?”得来的是四只白眼。后来我才知道,恭给的那笔钱,买下那人所有的货物还绰绰有余,知道了这些,我掏心掏肺地对恭展开了一顿“勤俭节约,浪费可耻”为主题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当然啦,是恭自我批评。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在一个叫“凤囿”的小镇中,恭停下,敲开了一扇门,当着我们的面,给那位开门的大妈模样的女子看了信符,大妈极其恭敬地将我们领进了屋。

唐越先是在门外踌躇,迟疑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故意没看他,先行进屋,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跟着我们走进来,就连脚步声都透着他的沉重和决绝。

大妈叫顾嫂,短时间内,就给我们准备好了饭菜,虽简单,却也可口。顾嫂找了借口离开,唐越与恭分坐在我两侧,沉默蔓延。

饭毕,我让唐越扶我回房,恭默默看着我,眼中不知是担忧怜惜还是难过;唐越似是犹豫了一下,呼出口气,点头,起身,搀扶。

我坐在床边,唐越低头站在对面,蜡烛在烛台上忽明忽暗,偶尔发出轻微的爆鸣声。终于,还是唐越沉不住气:“你想跟我说什么?”我想,我们三人都知道为什么突然让唐越扶我进来,只是,谁都不愿点破。

“你现在一定在怀疑恭的身份吧?”我看向跳跃着的蜡烛,“如果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呢,你信不信?”

唐越终于抬起头,眼中先是怀疑,思寻,然后是坚定,最后是释然,咧开白花花的牙齿,笑得纯真无邪:“只要你说,我就信!”

我险些落下泪来,为何,在某些人坚信的同时,却有人百般猜疑万般试探?如果,那个时候,他这么对我说,那该多好。

我看着唐越,牢狱的折磨和风尘仆仆并没有湮没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只要他站在那里,我仿佛都能闻到四溢的茶香,清新、淡雅。像他这么至诚高节的人,居然背叛了他与君上的拳拳盛意,背叛了根深蒂固的君王至上的观念,背叛了天下为公鞠躬尽瘁的初衷,现在却发现与他亡命天涯的居然很可能是原先敌对的一方,我想,他现在肯定比我还要绝望还要茫然吧,可是,他与我的身不由己不同,他本完全是可以选择的啊,如果,他没有假传君旨救我,如果,他没有与君上敌对,如果……他仍然是君上最器重最信赖的官员,享受着高官厚禄,接受万民的膜拜……

我走到他身边,我希望他能感受到我不弱于他的决心:“我只知道,他们确实要对君上不利。”是的,我说得仅仅是君上,而不是君朝。

唐越震惊地抬头看我,嘴张了张,似要说什么,却最终无言。

“我从来都没有做对君上不利的事情。”我坦然地看着他。君上,对于这份爱,我没有任何保留,请相信,我从来就只希望你好,包括现在!

唐越点了点头:“我知道。”

是啊,在我身边的人,谁不知道我的心意,谁看不明白我的真心?翠岩,唐越,恭……

君上,唯独你,看不见,听不见,验不明!

最后,唐越说:“我们走?”坚定地目光,为何带着点点的期求?

我想了想,点头。唐越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看得分明,那是真正的舍生忘死,这份情谊,即使不能对等回报,至少也化为滴滴细雨,滋润万物,以及我那几乎干涸的心和信任。至于恭,我深吸一口气,不管你是否真心对待,我,满怀感谢,但,不能跟你走,在明知你们会对君上不利之后。

唐越笑得璀璨,我似乎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真心的笑容了,之前与君上点点滴滴的快乐,仿佛都被蒙上了厚厚的纱,想不清,忆不起。

夜深,仍不想过早冬眠的虫虫们在草丛中不知疲倦地鸣叫,我左一巴掌,右一巴掌驱赶着被我吸引的各色小虫,什么世道嘛,连虫虫也这么色!⊙﹏⊙b~~~~~~

有东西在拍我肩膀,我心里突了突,告诉自己,不能回头不能回头,传说人头顶、双肩各有一盏灯,有了这三盏灯,降妖除魔不在话下,可是,不能回头呦~~~~~~~~~

我在原地哆嗦了一阵,想象着各种可怕地画面,头皮一阵发麻,梗着脖子,蹲踱着青蛙步,姐是个坚强的美妞,到底要看看身后是什么!

唐越放大的脸几乎与我鼻子对着鼻子,我差点就尖叫出声,一招黑虎掏心,怒道:“在我身后拍我肩膀干嘛?吓死人的!”

唐越有些迷糊:“你在等什么?”

“等你啊。”我想了想,看看紧闭的房门,再看看他来时的路,指指两边,无语。

“我谎称自己肠胃不舒服。”唐越有点羞涩。我作了然状,屎遁,了解了解。

夜黑风高,皎洁的月光照亮我们潜逃的光明大道,我们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偶尔对视,交换一个鼓励性的笑容,根本没发现身后那双溢满伤痛的眼睛,一直目送着我们离开。

-----------------------------------------------------------------------------------------

有点同情恭,发自内心滴~~~~~

背后伤痛的眼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