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闹别扭中

  君上每天都要批阅奏章,我无聊的时候会翻阅,因为不便出门,无聊的日子陡增,奏章我基本上都翻看过。今天,君上又在批阅,我手托腮,晃荡着脚,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君上,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开国之君。”

“怎么说?”君上的眼中有着隐藏着不悦和阴霾。

我一向以厚脸皮和粗枝大叶著称,当时竟没发觉:“你只处理自己国家的事情,你怎么不去了解了解王朝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哪。更何况,你没心思招惹他,他会放过你么?这叫做未!雨!绸!缪!”我以通古博今的姿态训导。

君上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然后换成一副玩世不恭的笑脸:“哦,那你说说看应该怎么做?”

我靠在椅背上,双手摊开后交叉环住脑后,一下一下地颠着:“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王朝军事优于君朝,不可硬碰;可是君朝有王朝没有的优势,那就是经济,通俗的话说,就是有钱。有钱可以办很多事,比如,到王朝去开商铺等等。”

“到王朝去开商铺?那不是增强了王朝的经济实力了吗?不可不可。”君上一脸的不认同。

“你有没有想过,工人和军人的共通点是什么?”我谆谆教导。

君上摇头。

我这人嘛,最喜欢教育指导他人,兴致大发:“那就是他们都是人,而且是男人!”

君上是个IQ180以上的学生,经我一点拨,恍然大悟,马上传令下去召集大臣,颠颠地开会去嘹。

我笑笑,这在我们那年代很流行,叫做“脑筋急转弯”。在这个男权社会,不管是经商还是从军,都是男人,可君朝的男人就那么多,经商的人多了,参军的必定就少。而且,王朝经济不发达,为国效力等之类的教育想必不会太深入,大部分从军的人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当知道有钱可赚又不用每天累死累活爬在死人堆里时,有几个人受得了诱惑?我美美地呷口茶,君上,希望能帮到你,我愿意做你背后的女人,不管你成功与否,永远。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我躺在床上奋力向上踢腿,据说这样能美腿。

“你在干嘛?”难得这么早过来的君上头疼的声音。

我头也不转:“下班,哦不,下朝啦?我在骑自行车。”

“自行车?自己会行走的车?”

“差不多啦。”

君上眼睛瞄向右边。

“你不信?”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我可没这么说。”君上狡辩。

“眼睛往右看,说明你在怀疑!”小样儿,看我不拆穿你!

君上的目光东躲西藏唯唯诺诺,我扶额叹气,看样子咱们的君上确实不是一个有威慑力的君王呢,如果是我,即使被拆穿,也抵死不认斩钉截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向右瞄了?就算我向右瞄了也只说明我想看右边的东西!”据说男人在外偷野女人的时候就都是这样狡辩的,让无数的家女人云里雾里分辨不清。

对啊,我可以造一个自行车,我脑袋“一休哥”般叮地闪亮,造汽车飞机俺是不敢想,自行车应该可以吧?更何况,这里铁器发展滴不错。

我双眼发光;“宫里有会铸铁的师傅吧?”

“有啊。”君上乖乖点头。

“给我找来给我找来,那个,最好是一个帅哥。”我小声地添上最后一句话。一个多月了,我是真正的足不出户,正所谓鲍参翅肚吃多了也会腻,君上虽然秀色可餐,却也没逆天到让我一月三十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秒看着也不会厌的地步,审美疲劳知道不?我快连正常男人长什么样都忘了(声明:这不是说君上不正常,以他的姿色和傻乎乎的脑袋确实不能算是一般男人O(∩_∩)O~)。

之前还支支吾吾的君上突然振起了夫纲,挺胸收腹义正言辞:“不行,男女授受不亲!”

一定要让他体会我的苦衷!

我把手支在他肩上大灰狼诱骗小红帽般引导:“你老是看着我,会不会感觉我长得很一般了?”

君上摇摇头,我心中窃喜,长情的男人哪(观众:才一个多月,就长情了?)。

不过还没达到我要的目标,革命还未成功,我还需要努力:“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有以前漂亮了?”

君上摇摇头,又点点头,作思索状。

我心头一股无名焰火,忍!过后再和你算账!“你现在会不会有想出去看看其他美女的冲动。”我眯着眼盯着他,你说会,你就是臭男人!你说不会,那么,你肯定不是男人!

结果,他觉得还是做个臭男人好些:“那个,我觉得偶尔看一下别的妃嫔,不会影响我们什么。”

我瞪大双眼,鼻孔张得大大的喘着粗气,嘴巴憋着,连自己都觉得表情肯定特狰狞。

“滚!”我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君上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但只一句就被堵了回去:“有什么话去和你那些嫔妃们说!”

君上站在那里,看着我,不知所措地拉拉袖子,扯扯腰带。我看着更来气,什么嘛,我跟了怎样一个窝囊的男人,一把将他推到外面,一边不依不饶:“走走走,以后不要来了。”

君上没有反抗,很容易就被轰到了外面,无视门口众人的瞠目结舌,我“咣当”一声狠狠关上门,整个内殿都震了震。

“什么嘛,死君上,臭君上……”我一边发泄地拉扯着枕头,一边诅咒:“我祝你今天头痒脚痒全身都痒,我祝你想我想得吃不下饭谁不着觉,我祝你除了我之外碰见哪个女人都无能……”(观众:最后一句真恶毒!)

等我发泄够了,整内室到处飞舞着洁白的棉絮,美则美矣,“啊切”,就是鼻子痒痒的。这里不同于普通的庭院,除了内殿就只有一个内室,扮演了一回悍妻,清晰地看到君上被我轰出去时她们那惊恐不可思议的神情,我自觉没脸见人,至少是现在。

终于,我在喷嚏声中沉沉睡去,自作自受,我认了。

闹别扭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