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我不好

  我坐回床沿,指甲深深地抠进被褥。我是什么身份呢,原先的宛清早已被宣告死亡,我不是他的昭仪,不是他的婢女,甚至连一个正式的称呼都没有,身边服侍的婢女们只称呼我为“姑娘”,没名没姓,现在想想,何等的辛酸!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早晨还差点和他的“爱妃”起冲突,那简直是自取其辱,我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庆幸自己的贪睡。

君上迈着沉重的步伐,我没看他,转头看向窗外,夕阳早已披着最后一丝彩霞坠入地平线,我想,我怎么这么像一个小三,被幽禁在一处与世隔绝的华美屋子,过着清晨盼天黑,天黑祈天亮的日子,每日里最大的期望就是自己与她人共用的丈夫相聚,哪怕片刻,哪怕他在忙其他的事,只要看着他就好;我又像是那糟糠之妻,整天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却还骗着自己,是他太忙了,忙得每天都要出去,忙得每天连见面需要祈祷,即使明白一切,却还是犹豫着是留下呢,还是留下呢,或是留下呢……

君上与我并肩坐着,谁都没有说话。突然,他牵起我的手,我轻轻甩开,转过头面对着他,眼睛却看着自己的手:“她必定已经知道了,以后我可以出去了吧?”

君上惊骇出声:“清儿!………”

我抬头,眼神坚定:“她已经死了,请叫我于娜。”从今以后,我不要做宛清,也不要做余涵娜,我只做我自己!

君上的脸变得煞白,半响才出声:“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余娜,余娜………可是这么多天,你,为什么仍让我………”

“是啊,我也很好奇,为了个男人,我居然心甘情愿接受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名字,即使知道他一直在欺骗,可我---我还一直自欺欺人地以为那是因为他爱我。”被他挑起痛楚,我苍凉绝望的声音回荡。

“不是的,你听我说!”君上摇着头,变得与我同样冰凉的手指划过我的,却又颤抖地放开,在他眼中,我看到了浓浓的痛惜。

“那你说吧,我是不是你的唯一?算了,唯一是不可能的了”,我自嘲地笑笑,“那我是不是你的最爱,现在,或曾经。”最后,我的声音已在梗咽。

君上看着我,眼中的情意我看得分明,可迅即,他就痛苦地低下头,肩膀都在微微颤抖,说啊,你说,我就是你的爱人,脱掉宛清的光环,摆脱余涵娜的背景,爱我,只是我!!我在心中呐喊,只要你说,我就信!

君上与我对视,眼眸中的痛苦犹豫交织:“如果,没有……”我静静地等着,他却没有再说下去。那一串的省略号彻底斩断了我的期盼。

无意识地后退几步,出乎意料地,我没有哭,反而在笑:“有如果多好啊,如果我没有来到这里,如果我一早就知道你在骗我,如果我没有喜欢上你,如果我没有……如果我没有回来……那该多好………”

踉跄着走出内殿,门口的守卫似乎想拦着,看看我,再看看里面,犹豫着,最终还是没有将出路堵住。

君上,在你将我丢下去找那位黎昭仪时,你就有了选择,不是吗。是我不好,我不该强迫着你要你说出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你的那句“如果”,是为了安慰我吧?如果没有她,或者如果我没有被劫走,你还可能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或者允许我一直陪在你身边?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如果我不回来,那么,在你心目中,我永远是你那一尘不染的白玫瑰,而不是现在相比之下的黏在衣襟上的饭粒吧?

是我不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