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在阳光下发出邀请

  仍是宛清宫,我却险些认不出来,满园的杂草、荒芜、破败。我愣在原地。君上,为什么走后才这么几天,你就忘得如此彻底?

恭也有些不可思议,字斟句酌:“他在你走后第二天就下旨说你已暴毙-----要不我们回去吧?”最后一句问得极其小心翼翼。

我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声音却已梗咽:“既然出来了,我一定要问问为什么。”

恭无言。良久后抹掉我最终抑制不住滚落的眼泪:“我怕你留在这里会有危险。”

我坚定:“以前我没有危险,说明现在肯定也没有,至少是暂时没有。”

“那我先走了。”恭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走出几步,猛地转过身,将我紧紧抱住,“那我可不可以经常过来看你,如你过得不好,我就带你走,好不好。”

我破涕,心中涌起一丝温暖,恭八成是把我当成妹妹疼爱了,这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真好:“当然好啦,如果他对我并不真心实意,我才不要留在他身边。”

“我走了,保护好自己。”耳语一般的声音响起,怀抱突然空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恭就头也不回地跨过围墙消失在视线尽头。

宛清宫。究竟是谁的宛清宫?

我拂过木栅栏,槭叶茑萝长得格外茂盛,几乎蔓延了整整半条回廊,在阳光下投射出斑驳的阴影,翠羽层层,妖嫩轻盈,随风拂动,倩影翩翩。如此美好的花,如此意浓地开放,我蹲下身子细细欣赏,眼泪却已落满了衣襟。

脚已酸痛,我却不愿意起身。我能去哪里?那个已“死去”的我怎样才能找到他?

黑影笼罩住我,抬头,七彩的阳光在他身后形成绚烂的光环。眯眼,终于看清是他,他站着没动,就那么居高临下,我看着他,看着他,已干涸的眼泪再次遏制不住滚滚而下。

终于,他伸出右手,就像童话剧中的完美情人在逆光下优雅地发出邀请,一切那么的完美与梦幻----我握住站起身----可是,相对于刺痛的脚来说,那一切却又显得那么遥远。

他看着我,眼是千年的古井,无风无波。我想,我们之间,定是有些什么变了。我们都没说话,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为什么你不来找我,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为什么我才被劫你就昭告天下我已暴毙,现在及以后,我要以什么身份继续待在你身边?为什么这里这么荒凉,难道你就没想过我要回来?为什么这么残忍的你又会独自出现在这里……

太多的疑问,太多的委屈,却被他的突然出现涌出的那一丝欣喜湮没。只要你还在这里,就好。

君上背着手走出宛清宫,看着空落落的手,连着心也是空荡荡的,呼啦呼啦地透着风。他已走远,我收回思绪,追了上去。

踏入原先来过数次的内殿,熟悉感庄严感敬仰感扑面而来。每次到这里,我都要啧啧叹着奢华。君上回过头,笑着说:“你就先住在这里,等宛清宫整理好后你再搬过去。”我垂眼:“好。”君上,不管你以前对我隐瞒了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想,那是你太害怕失去我了。我,甘愿还是宛清,那个与你有婚约的宛清。可是,从此之后,我们能不能相互信任,相互坦白?

他在阳光下发出邀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