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说女子不能硬上弓?

  随意逛着以前没怎么来过的地方,冷不丁斜里杀出一对金童玉女,两人似乎跑得有点远,上气不接下气的,双颊通红。女的长得挺清秀,穿着嫩绿色包襟束腰裙,而另一个小男孩看着只有十二三岁,黑漆漆的眼忽闪忽闪,穿着也挺精神,看着不像是下人之类的,苦于之前没见过,抱着宁滥勿缺、寄人篱下的良好品德,我裂开嘴朝他们笑笑,算是打招呼。他们却不怎么友善,怒目圆睁的,小女孩甚至伸出食指指着我,“你、你……”地说个不停。我皱眉,拨开她的手,轻描淡写地说:“小朋友,用手指着人家是很不礼貌的,没人告诉你吗?还有,结巴就不要说这么快,慢慢说嘛。”

小女孩被我气得脸青白交加,连那个“你”字都说不出来,只好继续用颤巍巍的食指继续与我鼻子遥遥相望。

恭拦在我前面:“叮叮当当,不要没有礼貌,回去!”我在他背后猛点头,就是,多没礼貌啊,哪来回哪去,小屁孩,真不可爱!一边朝他们扮鬼脸,管你们是谁,反正看样子是得听恭的。

小屁孩们气得七窍生烟,我得瑟得瑟极度得瑟,狐假虎威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小女孩差点就哭出来,我白了一眼,真没用!“你知羞不知羞?”小男孩似乎在英雄救美。“羞?羞字怎么些写?”我探出头,接茬。

“你你你……你不知羞耻,勾搭他人夫婿!”看样子小男孩与小女孩是同根生,动不动就结巴。

我一听顿时明了,原来是替红绸来兴师问罪来了,懒得理他们,双眼上翻,极度目空一切。其实姐姐是在心虚,说实话,确实感觉像是姐抢了别人的男人,可那也是姐的本事吗不是?

恭尽心尽责行使护花使者的义务,把他们往回轰。其实恭还是挺好一男人,可惜就可惜在被红绸这头母猪给拱了,暴殄天物啊。

小男孩似乎极为忌惮恭,被一训斥就做声不得,紧要关头倒是小女孩要英勇点,双眼含泪义愤填膺控诉着我的十恶不赦罄竹难书:“你还要不要脸?没教养,招蜂引蝶,你会招天谴的!”

我一听,被扣的帽子有点大,当下不乐意了,一把拨开拦在前面的恭,作斗鸡状:“哎,哎,这话就没水平了啊,什么叫勾搭,又什么叫没教养、招蜂引蝶,什么又是天谴?咋滴?我认识恭确实是没多久,可是这说明姐的魅力大,也说明要你们出头的那个人没魅力,没女人味,跟姐没可比性!”

我愤愤地转回头征询恭的同意,却见他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妈了个逼的,姐姐在浴血奋战,他居然在欣赏。我不怀好意地凑近他:“就让你们的恭少爷和你们说说他比较喜欢谁。”一边用能杀死巨大*史前生物的怨毒目光盯着他,传递着“你要是选她你就死定了”的信息。

恭先是一惊,然后脸刷地红了起来,在我的逼视下目光左躲右闪,那两个叫“叮叮当当”的金童玉女也询问地看着他。

我自觉又冲动了,要是他要死不死地说他想娶红绸,那我的脸就全丢光了。在他张开嘴支吾地想说话时,一个霸王硬上弓地窜起,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下,来不及计较孰得孰失,对着两个被极度惊吓的小朋友说:“看到了吧,平时我们经常这样的,现在明白谁对他重要了吧?还有,你们红绸小姐是不是也很想嫁给你们少爷啊?”看两位小朋友非常实诚地点着头,“我呢,肯定是先进门的啦。可是,不反对多几个姐妹啊,而且,”瞄了眼仍在魂游的恭,表示已经取得默认,“以后红绸要进门,还要得到我的同意呢。”

两位小朋友恍然大悟,恨不得时光倒流,他们从一开始就猛拍我马屁,看着孺子可教的两位祖国花朵,我极有成就感地打发他们打道回府,他们千恩万谢依依惜别。

完胜!!!

比着两个“V”,打定主意以后到君上那边也这么做,先收拢人心然后逐个击破,笑话,自己老公怎么可能跟他人共享!不过,想了下,帝王都有三宫六院的丫,那么君上今晚……算了,不想了,等我回去一定好好肃清一下**!

恭仍没回魂,我有点尴尬,冲动的后遗症啊,拉拉他,他梦游似的跟着我走,我懊恼非常,怎么自己像是导盲犬?再看看他,丝毫没有起色,该不会是被亲傻了吧,那么我于娜可算是世上第一个强吻健将了,一吻定病!!!

走到风雨亭,又累又渴,看到有位小女孩在打扫,让她去端壶茶来,就势坐下休息,小女孩看到我们,俏脸红了红,不一会就端了壶茶。恭也不坐,直愣愣地站在我身边,我烦了,什么男人嘛!

“喂,恭,喂”,连推带喊,他终于回过神来,恢复不久的脸又映日的小脸蛋别样红,“你又没亏!”

“啊?”恭一脸错愕。

真麻烦!我继续谆谆教导:“刚才你又没亏,干嘛这么一副憋屈的样子!”恭慌忙四下看,发现没人后轻声嘟囔:“我又没说……”我翻了个白眼:“那就好了,以后我们谁都别记得了。”

很久以后,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就看明白站在身边的恭一脸的怅然若失,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风雨亭临着一湖绿水,湖水清澈无比,能看见湖底的游鱼,四周种满柳树,垂垂的柳枝随风摇曳,似有着水蛇腰的女人们在翩翩起舞,柳枝奇长奇直,很多甚至已伸入湖水中,用句通俗的话讲,好像被离子烫过的长发啊,远处有几只不知道是天鹅还是鸳鸯还是鸭子还是鹅在悠闲游弋,水面上漂浮着零星的睡莲,却更显别致。

“恭,为什么这里不种荷花?”我没话找话。“怎么?”恭声音透着满满的疑惑。“种荷花多实惠,荷花可以欣赏,荷叶可以当伞,莲蓬可以吃,藕也可以做菜!”下雨了,男主人公折片荷叶,和女主人公一起顶着回家,或者男主人公受伤了,女主人公拿荷叶盛水,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么?

“哦”恭没了下文,八成是压根没放在心上。

当晚夜宵,恭命人送来了莲子羹,我喜滋滋地喝着,一边痛斥资产阶级的腐败,一边感慨着地主阶级的小日子舒坦惬意。

------------------------------------------------------------------------------------------

那个,如果觉得写得入得了您的法眼,还请收藏下下呗~~~~~~~

求包养啊求包养~~~~~~~

谁说女子不能硬上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