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在想你,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大约过了一刻钟,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院子里兜了一圈又一圈,终于他打开门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我立马迎上去,他却把我当空气,视而不见地擦肩而过,“哎”我叫住他,“刚才的事你不要和别人说。”“放心,我比你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冷冰冰的声音。

我像吞了口鸟屎:“那我们去吃饭吧。”黑面男瞧都不瞧我一眼径直向院门走去。俗话说,无视比鄙视更让人抓狂,我现在就处在这个阶段:“哎,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谁叫你不先跟我说你要换衣服啊;你也没说你要停下来我才撞上你的;而且不就撞了一下嘛,印点口水上去怎么啦?换什么衣服啊,一个大男人的………”迟来地意识到不妙,暗地里扇自己一个嘴巴,本来想解释一下,缓和一下关系,改善一下看法的,没想到他爱理不理的,到最后变成了控诉大会了。黑面男继续不鸟我,转眼就要出院门了,“哎,你……咳!”我只好继续拔腿便追。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扶在门边,黑面男早已端坐在位置上,身边是那位鄙视我耻笑我然后被我吓得屁滚尿流的“小姐”,再身边是正一脸慈爱朝我笑的冯姨,冯姨身后站着母夜叉,这位母夜叉阿姨也真是的,每次我亭亭玉立玉树临风抬头挺胸风姿非凡地站在她面前,她总能视而不见,或者眼睛虽然看着你但眼神却是涣散的,可那让人窒息的压迫感依旧会迎面扑来。

冯姨笑着起身将我拉到她与黑面男之间坐下:“以后我们都一起吃饭,你就坐在这里。真好,终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了。”

一家人??我满头黑线,这应该怎么算?冯姨似乎很能体会我活跃的心理活动:“小的时候你可经常过来呢,天天和恭儿黏在一起,我们还都打趣说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就想着等你们长大了亲上加亲。对了,你都不大记得了哦?他就是你恭大哥,她是红绸,我哥的女儿。”

冯姨一一给我指过黑面男、小娇妞介绍道。黑面男,哦不,恭,面无表情,不过就算有表情也看不出来,他太黑了,我的审美观比较古典,偏向于长得白净的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一白遮百丑嘛;小娇妞的脸上就蛮精彩的,其他的忽略不计,但愤怒是显而易见的,应该已经知道树林里的事了,看着她几欲喷火的目光,我灿烂地咧嘴笑,露出我白花花的十六颗牙。

一顿饭吃得枯燥无比,冯姨不时给我布菜,其余两个人只顾闷头吃饭,连眼神都不跟我交流一下。红绸倒不时瞄瞄恭,微微一笑后继续扒饭,那份情意谁都明了,看样子又要多一笔近代结亲了。

光顾着东看西看,一边还要应付冯姨,他们三人都吃好了,我的饭还有一半,冯姨含笑看我,恭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空饭碗,我皱皱眉,这孩子真不伶俐!红绸难得的把空余的瞄恭的时间腾出来瞪我,秀眉拧巴成一团,带着无比的鄙视和不耐,转头看恭时又马上变得柔情万分,变脸速度之快之自然,我咋舌不已。

脸皮还没铜墙铁壁到大家都在等我还无所谓,可说自己不吃了又不像话,妈妈说,把饭剩下是要天打雷劈的。“啊呜”一口,扒饭、咀嚼、吞咽、再扒饭,一番风云,把自己咽住了,堵得我只想跺脚,眼泪、口水同时泛滥,冯姨马上递上水,灌下一大口堵得却更厉害,冯姨急得叫大夫,我哪有这个脸哪,连忙拦住:“冯姨,那个。你们先去忙自己的吧,我慢慢吃,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嘿嘿”我赔笑,特意加上后半句,不知有没有效果。

也许是我的泪眼朦胧楚楚可怜打动了冯姨,她的眼眶也红红的,一边轻拍我的背一边拿手帕摸眼泪:“是啊,关了你这么多天,你肯定闷坏了,要不是怕你出什么岔子……不过现在好了,终于跟你相认,余大哥也能在九泉之下瞑目了。”我反应了一下,才想到她说的“余大哥”就是我“爸”,仔仔细细看着她,那么的情真意切,似乎一切均发自肺腑,原本坚定的信念有丝动摇,君上,你还好吗,有没有在找我,为什么我还没见到你?

“娜儿”冯姨轻轻唤我,我终于回过神,“让恭儿带你去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可好?”我点头:“谢谢冯姨。”“这孩子,还这么见外”冯姨叹口气,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

红绸老大的不乐意,好像我能把恭给吃掉似的,死活要跟来,我无所谓,只要能让我走出那狭小的四方囚牢就好,就算外面只是一座更大的牢房,只有熟悉了地形才有可能找出破绽逃出去,不是吗?君上,为什么你还没来找我,既然你不来,那么我去寻你,可好?冯姨说的一切,我没有相信,可是却也有怀疑,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核实那些真实与虚假?我在想你,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我在想你,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