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可是,可是他却不行.......

  之后的几天恭没有再出现,连预料中红绸的刁难也没有,因为我也始终没再见到她。

想不通,便不再去想,不会所有的事情都注定明朗。我每天除了陪陪冯姨,最多的是在府中瞎溜达。

你哪都能去得,不过,还是不要出府的好,冯姨说。

我虽不知道自己确切的身份,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冯姨对我的不放心,我不知道这源于对“失忆”的我的保护,还是其他。

我一遍一遍地在府中兜着圈,随侍的婢女---荷儿---每次都任劳任怨颠前跑后、毫无怨言,看着只有十二三岁的她,我有些心酸,想起了翠岩,差不离的年纪,做着差不离的伺候人的事情,自己这个年纪在做什么?对着一些些的作业烦恼?为同桌一句不合怄气?还是瞪着一桌不合自己口味的饭桌发脾气?到底是那个时代的我们太过娇气不懂事,还是这个社会的女孩子们过多的成熟惹人疼?

荷儿鼻尖冒出细细的汗珠,在阳光下剔透如水晶,顾不上一插,递上凉茶,再执起扇子为我扇风。此时的我,坐在花厅的角楼里乘凉。我接过扇子:“荷儿,你也坐吧。”荷儿一愣,有点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欠着身子坐了小半屁股:“谢谢小姐。”“以后就叫我姐吧。”我尽量放慢声线,她们似易惊的小鸟,有点风吹草动就诚惶诚恐,我不知怎样的经历与环境造就的她们,仔细一想,这里与君上的后宫,何其相似。

荷儿颤巍巍地站起:“荷儿不敢。”她低着头,西下的夕阳在她脸上镀上圣洁的光辉,那么朦胧而唯美。我扶着手上的汉血白玉手镯,神情恬淡:“其实你叫什么都无所谓,在心里把我当做你姐姐就好了,有什么需要和我说,或许我还可以帮你一段时间。”荷儿抬头看我,欲言又止。

又到了吃饭时间,这几天我最重大的事莫过于睡觉、起床、吃饭,顺便再踩踩点。随着我对冯府地形的日益熟悉,我才发现自己那晚的逃跑计划有多么可笑,这里虽然说不上固若金汤,可一只鸟儿飞过都至少有3双眼睛审查过,府内却没什么侍卫,典型的20年前中国大学模式---外紧内松。另三边都是成片的树林,我已经吃过苦头,更是一次也没去,更何况那是禁地,据说还闹鬼!!

我听了后耸耸肩,是我成全了传说还是传说造就了姐??虽然不太当回事,听了还是崩出一身冷汗。

头几天一直在前门转悠,若干位门卫大哥先是对我肃然起敬,然后是行注目礼,再到漫不经心,最后到现在的视如空气。我看着无趣,想着自己这么大个人又不是眼镜,再咋滴也不可能变成隐形,只好每次乘兴而来,摸着鼻子灰溜溜地归。

菜异常丰富,甚至有龙虾!我对着桌子吞口水,坐下吃了几口才发现恭也在,我看看他,再看看他,发现他好像哪里有点不一样。恭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眼神没和我触碰过,所以不知道他那心灵之窗里是清澈还是深邃,似乎有点心不在焉,菜也只吃面前的那份,差不多就在扒白饭了。

“那个”,我好心提醒,“龙虾蛮好吃的。”他终于抬头看我,再看看龙虾,脸红了红,然后继续低头扒饭。

脸那么黑,还老爱红,秀什么秀嘛,虽然姐经千锤百炼脸想红也红不起来了,可是你有姐白吗?姐红起来那才叫一个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呢……腹诽着,看看自己左手虾肉右手虾壳,确实有些失了我平日里的蕙质兰心,看着没人发现,连忙悄悄将虾壳放下将虾肉扔碗里。

一顿饭吃得极其风度优雅得体从容,菜饱饭足,用毛巾擦擦嘴,双手叠放左腿正襟危坐,只等冯姨吃完就可袅袅婷婷地离开。

冯姨放下筷子:“娜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打算?当然是去找君上喽,而且还是偷偷地去找,这是必须滴!可是现在这么问我什么意思呢?难道知道我一直锲而不舍地在找出去的路?

我目光游荡来游荡去,最后飘忽到恭脸上,早映山红一片,我嘴巴张了张,哇靠,不会吧!!

冯姨的笑脸灿烂得不像话:“娜儿,早知道你们很合得来,刚好前两天的……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就把好事办下吧。”

我低头哀嚎,是祸躲不过啊是祸躲不过,老人家不知情,你个当事人还不知道么?我雷达扫向恭,却见他也正凝视着我,双眼明亮,似乎还带着……期盼……

有没搞错?我眨眨眼,再看,他已转回头,脸上耳朵上的绯红已褪去。

可怜的孩子,吓得都面无血色了,别怕别怕,姐姐会处理好的,只是要小小地牺牲你一下,你也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我气沉丹田,狠咬舌尖,逼出了一眼眶的热泪,欲掉不掉欲挂不挂欲落还休,走到恭的身边,牵起他的手轻轻放在脸上:“我又何尝不想,我们……我们早已坦诚相见,可是,可是不行啊………”再咬下舌尖,这次不小心咬得狠了点,眼泪一下哗哗地就飙出来,胡乱抓过他的袖子擦了擦。恭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本有洁癖的他任由我折腾,估计是被吓坏了,手还在微微颤抖,最后攥成拳。

嘿嘿嘿嘿,谁叫你不好好跟你妈解释清楚,现在要我自己出马,真麻烦,而且,不道德!

冯姨千疼万爱地走过来:“娜儿,你们既然两情相悦,为什么又不可以呢?”我就势伏在冯姨肩膀,装作哭的梗咽不已,对其他人挥着手:“你们走开,都走开啊……”

冯姨急于知道真相,让所有人都退下,房里只剩下我们两人。“娜儿,现在可不可以跟冯姨说说是怎么回事?”冯姨暖声细语。

“恩恩”,我抽抽搭搭,“那天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嘛,他看了我的,我也看了他的”“啊?”冯姨惊讶出声,“那他怎么说……”一句话就噤了口,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我。

看样子恭也不是没努力过嘛,我低眉,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姐以后会少欺负你以作补偿的,继续委屈地说:“他是不是说我们什么也没有。”

“对对”,冯姨似是抢到一丝亮光,连忙答道,“今天我是想着这事传得太开了,才想让你们完婚一堵悠悠众口的。”

我再接再厉:“可是,那天我们确实什么都发生了,却又什么都没发生。”“怎么说?”冯姨满眼都是问号。

“我刚才说得坦诚相见不是朋友间的那种啦,就是那种……那种情人间的……”边说边故作羞怯地看着冯姨,冯姨听得眼睛都直了,“他的身材很好,很均匀,没有伤疤,皮肤是麦色的,肌肉的线条很柔和,哦,右胸口好像还有一个三角形的纹身,恩,黑色的……”我绘声绘色滔滔不绝口水泛滥地回想着当初的画面,真是香艳啊,都可以拍性感写真了,人长得不白其实也不错,只要均匀就好,就像古天乐就像Will?Smith,当然,古天乐是晒黑的,不知道会不会有副作用………

“他的胸口的纹身?”冯姨瞠目结舌。

“恩”我点头,一边用手比划,“就这么大。”

冯姨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恩,那是他小时候摔倒留下的疤痕。”

我摸摸下巴,有摔得这么帅的伤疤?不管了,反正只要能让她相信就行!

“到了那一步了,冯姨,您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吧?”我皱紧眉头,泪眼婆娑,眼神示意极度的想象空间。

冯姨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未婚的是她而我是从窑子里出来的说着不入流的低趣味黄段子,“可是,可是他却不行………”

我嚎啕大哭,无视冯姨脱窗的眼线、铁青的面色和微微颤抖的嘴唇,想着这么一大型男,要真无能了确实可惜非常,哭得越发的真心实意地裂山崩。

最后冯姨一言不发地走开,看着她落寞萧条的背影,我同情心泛滥,自问是不是做得太过了,后来想想,算了,反正我只和冯姨说,冯姨又不会宣扬出去,她不宣扬出去,不就代表我没说????再说,等恭娶了妻,生了子,一切就不攻自破,而我,也早已不知是在天涯或海角了。

这么想着,心满意足地蹦跶回去。

可是,可是他却不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