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系列理论:你在往后看什么?

  估计了一下窗户到转角的距离,从爬出到冲到转角的小花园藏起来,大约需要5-6秒的时间,可是我不能保证在这几秒钟内她不会看向这边,从点球博弈论来说,窗户这边可是她的自然边哪。

我静静地候着,却不敢明目张胆地直盯着她看,有研究发现,被人注视超过多少秒,被偷窥者就可以觉察,并可以知道偷窥者是哪个方向,为防止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只好偶尔用余光瞄那位小女孩,心中默数,超过3秒一定要移开。

也许“视线定点论”确实有道理,即使我在短时间内用余光瞥她,可她却似乎有所发觉,有点不安,不停地看向四周,尤其是身后,有好几次想将另一个睡熟的小女孩叫醒,却又仿佛是不忍心,只好更频繁地向身后张望,尤其是打雷闪电过后。本来因为她有所察觉而略微紧张的心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我有拜天拜地谢佛主的冲动,知道这是人潜在的恐惧因子,对于自己不能随时掌控的东西或方位特别的在意,加上雷闪后人眼因光线突然变暗,有2-3秒不能视物,更增添了她的恐惧心理。

当即我轻推窗户,发出难听的“吱”声,我一头的白毛汗,幸好小女孩只是皱了皱眉,又望向身后。

我扶着窗棂慢慢蹲到窗台上,侧开的窗户很好地挡住我的身形,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越到关键时刻心却越平静,我紧紧注视着十步以外的转角,预计好步子的方向及大小,然后闭上眼睛。

明亮的闪电连闭着眼也感觉分外明显,在闪电消失的一刹那我猛地睁开眼。由于刚才闭着眼休养生息,我一睁开就马上能视物,就着昏暗的回廊灯光,我再次迈开我奔向自由奔向理想的步伐,矮身在灌木中。窗户因我的反作用力猛得被弹开发出难听的声音,小女孩吃了一惊,马上回过头,缓缓起身并四处扫视,我暗暗叫苦,任凭雨击打在我身上,一动不敢动,这次是真的不敢看她了,连余光都不敢。

刚才在房内就算被发现也只是“未遂”,我在自己房内爱干嘛干嘛,你们管得着么?现在我可是有“越狱”行动了,被发现,就算不大卸八块至少也要更严密地被看守起来,那想出去就难过登天了。

雨水混着汗水滴进泥土,我双手紧紧抓住桌布改良的披风,唯恐露出里面白色的单衣,现在才后悔没在披风内加一件衣裙,可是现在是万万不能再回去了。

屏息着听小女孩关窗户时发出的天籁之声,轻呼一口气,用余光瞄着她坐回原位。骤然淋雨,加上紧张,腿肚子都在发抖,革命还未成功,壮士仍需努力,激励着自己,趁小女孩再次扭头找某些东西时,悄悄向灯火较少的地方退去。

其实人在害怕的时候总喜欢往后看,可是,有没有想过,万一真的被你看到了什么呢?如果是我,我宁可没有回头看,可是,真到了那种时候,应该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往身后瞄上一瞄,以图一时的心安,人总是这样,纠结着并痛苦着。

一系列理论:你在往后看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