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们像一对真正的奸夫**.......

  “你还好吧?”他有点紧张更多的是颤抖地问。我知道他忍得很辛苦,要是我看到这种场景八成是当场哈哈大笑了。可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还有脸笑!!!

眼睛痛得厉害,我紧闭着眼拽住他的手:“带我去有水的地方。”他咻地抽回手:“稍等。”我纳闷,等什么啊,不会是这样把我留在这里把,好丢人啊,眼泪一流眼睛痛得似乎更加厉害,那沙石里不会有生石灰吧?一边双手乱抓,一边大喊:“你在哪里啊,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轻点。”他小心地提醒,我一听也是,这也不是光彩的事,传出去真没法做人了,什么东西,一摸,一根颤巍巍的树枝递了过来。我怒起:“我有这么脏么?就算有洁癖也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吧?现在什么时候啊,我眼睛就要瞎了……呜呜呜呜呜……都是你害的,我的眼睛……555555555……”

头顶一声叹息,然后我的左手就被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握住牵往一个方向,“快,去大盆水来。”他吩咐。有女孩子的声音连连答应着退下去,我连忙加上一句:“还要一块干净的布和一碟菜油。”

恭诧异的声音:“要菜油做什么?”“沙石里有生石灰的话直接用水插眼睛会灼伤的,因为生石灰遇到水会产生大量的热量,说了你们也不清楚。哎呦,我的眼睛……”

一块手帕递到手上,我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就轻轻擦拭,奔腾的泪水从没停过,恭也许被吓住了,内疚得不说话(观众:这么会想,你嘛知道人家是内疚得不说话,而不是被你邋遢的样子吓得退避三舍的?)。

有人将盆什么放下的声音,“般我烧盆水,我要沐浴,谢谢。”我继续行使我受害者的权利,“那个,菜油在哪里?”有碗递到手上,我蘸了点开插,沙石实在太多了,刚把眼睛里的擦出来,头发上、眉毛上的又掉下去,我急的哇哇大叫。恭不声不响地把布接了过去,让我闭眼,先把头发、脸上的沙石拂去,我极其配合地扒起眼皮,他擦拭地非常小心,没多久眼睛就没那么刺痛了,我尝试地睁开眼,可能由于浸了油光的缘故,看什么都像蒙着一层雾气,恭焦急的脸庞放大在我眼前,“怎么样了?”他麦色的脸上似乎早已通红,我眨眨眼:“可能不太好,连看你的脸都是红红的。”我烦恼地想用手去揉,被他一把抓住:“不要揉,用水洗洗吧。”

把脸浸入水中,睁开眼,眨几下,再闭上再睁开,循环往复,感觉差不多了,抬起我正在吧嗒吧嗒滴水的脸,长呼一口气:“还好保住了。”

正对上恭弯着腰带着期盼的眼神,打趣道:“呦,不是有洁癖的么?现在怎么没有了?”

他有点尴尬地直起身:“我没有洁癖。”

“那为什么上次只撞了你一下你就要去换衣服,还有还有,那次你从宫里劫我出来的时候我舔了你手一下的,那个时候你呦,好像巴不得把手砍掉似的,还不是洁癖?”

恭有点懊恼,瞪了我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姑娘家的……”

看着恭突破常规的多种表情,至少以前我从没见过,还一直以为他只有一种表情呢-----那就是,没表情。我心情大好,来到这里这么久,除了君上、翠岩、唐越,我就没碰到会与我正常对话的人,现在终于又找到一个了,我折腾着恭说来听听,恭则一直退避,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恰好有位小女孩过来说热水准备好了,恭听后如获大赦,丢下一句:“那你先准备下。”就走了,在出门前顿住,“我在外面等你。”然后逃也似的离开。

小女孩要伺候我沐浴,我拒绝了,想来这里是那花园最近的一处宅院,匆忙中来不及到我原先居住的地方了,不过这样也好,刚才的糗态至少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我让小女孩对今天发生的事守口如瓶,小女孩满口答应着离开。我哼着小曲,大难不残必有后福,而且,恭虽然人不咋地,装酷、不温柔、没情调,但至少心地还是不坏,也挺好相处的,不知道自己要再这里呆多久,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吧。

洗了个舒舒爽爽的澡和头,这次我没好意思叫两盆,但也算神清气爽了。穿上小女孩给我留下的衣服,像一件单衣,深绿色,衣领还有点“V”字型开口,这里的小丫头也这么性感?衣服有点偏小,这具身体发育得还行,一撑之下领口显得更大,春光若隐若现。

“太开放了,太前卫了!跟我们那边一样open诶,可是怎么办呢,姐姐我偏是个传统滴人………”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把洗好的头发分两边披下,勉强遮住了少许。

本打算偷偷摸摸溜回去,但转念一想,这里的人都这么穿,怕什么啊,而且,我再低头复核一遍,不就稍微露了个沟嘛~~~~~~~~~~~

打开门,正在仰头看天作深思状的恭微笑着转过头:“好……”脸色陡然转变,紧张地四处张望,一把将我拉进房门,慌慌张张地把门反锁。

我莫名其妙;“怎么了?”“你怎么……”恭恶狠狠地回头看我,眼神一凝,连忙将视线转向别处,脸色绯红,这次我看得分明。

我还没来得及取笑,顺着他刚才的目光,一看之下也有点尴尬,经过刚才的拉扯,本来披在前面的头发已甩到后面,露出了一小片山峰,我拉拉领口,有点不自在:“你们不都这么穿的吗?”

“你给我到床上去用被子盖好,我去拿衣服。”恭很无力。

没等他说完,发现事态不对的我早一个箭步奔到唯一的床上用被子包的严严实实,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次真的失身了,亏大了………

可还不等恭打开门,外面就传来了声音,听着还不止一个。我们俩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什么情况?这样被人看到了可怎么得了?

对了,我还有脏衣服可以穿!立马掀开被子蹦下床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可越急越套不进去,好不容易套进去了扣子极其繁琐,一下又扣不上。恭这傻*逼还冲过来帮忙,心里焦急,手下没轻重,“吱”一声,领口的衣料被撕了一大块。

我们的动作停格,你看我我看你,看到旁边有窗户,我忙把他往那边推:“窗户、窗户!!”他又折回来;“不行,窗户在门口,一出去就被逮到了。”

我们像一对真正的奸夫**,急得团团转。“床底!”,我眼睛一亮,好办法!恭这厮居然一副嫌弃宁死不屈的表情,我一脚踹向他腘窝,他没想到我会偷袭,一下子趴在地上,被我在后面死命推,没法只好往里爬。

即将功成身退,门却在此时打开,恭还有个屁股没有进去,我想我的一世清明就要付诸东流了,暗叹一声,回过头,直直面对着一众人的瞠目结舌:“事情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的。”

红绸满眼的不屑:“姨妈,我早就说过了,她不是什么好女人,你看,今天才撤销了禁足,就和不三不四的人………”

我直视着她,这小肚鸡肠的女人,居然公报私仇,随便点了下此次来的人,除冯姨、母夜叉阿姨、红绸外,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一个满脸的胡须像马克思,一个白白净净的像是一个书生,还有一个全身罩在黑色篷子里,不知男女。

“大姐”,马克思轻咳一声,“年轻人的事让她们自己解决,我们先走吧。”冯姨脸色不明,点点头就要离开。

“等一下,”我急忙叫住她们,现在不解释,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只是被沙子迷了眼睛,过来洗了个澡,你们看,衣服上还有污渍呢。”

“哼,被沙子迷了眼睛需要洗澡?洗澡需要把衣服弄破?洗澡需要身边有个男人?被发现了男人要躲床底?还有……”红绸这死女人引导着大家的眼睛瞄向床,上面确实一片凌乱。

“我有证人的,”我都要哭出来了,“这间屋子原本的主人,她知道的。”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姨妈和恭哥哥的,哪有什么其他的主人,”红绸娇媚地笑着,“还有,这人是谁,大家应该都很好奇吧。”红绸指着早被我晾在一边,现在已背对着大家的“始作俑者”。

我心里把红绸骂了个遍,这女人,就想今天把我定下个永不翻身的罪名:“你不会想知道的,你走啊!”

红绸巧笑倩兮,在我看来却格外扭曲丑陋,见大家都没有表态,更是肆无忌惮,对着恭说:“怎么,自己做出来的事却不敢承认?”

我已经没有任何想法,只想快点结束,眼睛求助地看向众人,希望有人能出声帮个忙,只说一句也好,视线流荡一圈,最后停顿在黑袍人身上,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可我却能感觉他在看着我,而且,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

还没想出黑袍人为什么会给我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我。”恭缓缓转过身来,我闭上眼睛,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反正我不想活了。

红绸的俏脸早失了血色,捂着嘴,出不得声。

冯姨笑了起来,她很少笑出声,笑声里的欣喜我听得分明:“果真是青梅竹马啊,都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好事早就应该办一下了,总不能耽误年轻人啊。”

红绸不可思议地看着冯姨,而后再乞求般地望向恭,汹涌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我看着都有些心疼,有点幸灾乐祸,还有些内疚,似乎自己真的成了第三者。

“冯姨,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继续为我的清白努力。一边将头转向恭,希望他说几句话,在旁人看来却是眉来眼去郎情妾意。

恭一言不发,对红绸求助的目光无动于衷,拉起我越过众人,我一句“那个……”凌乱在风中。

一路无话,恭将我带到我的住处转身就走,我唤住了他:“刚才为什么不解释?”“怎么解释?”他转回头,“而且他们会听吗?再说,就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面无表情的恭,仿佛回到了几天前,我对他不喜,他对我不屑,今天的融洽似乎只是一场梦境,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按理说我也是受害者,也许他是在恼我不该将他推向床底,害得他颜面尽失。

我有丝失落,低下头回到房内,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发呆。

我们像一对真正的奸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