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叫我什么?

  红绸最后满心不甘地被冯姨拉走,临走时还不忘丢下一个警告的眼神,我熟视无睹,你就吃瞎醋吧就吃瞎醋吧,反正对我没影响啦。

恭带我去熟悉环境,虽然以前一直被冠以路痴,但还是认认真真地记下每座建筑物最显著的特性和方位,这里真的好大,走了许久,还是没有到尽头,我记得越来越得心应手,这里的布局基本上都差不多,这样的话就好办了,一路往北,应该就是自由的天空了。所以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姐姐的智慧一旦被真正开发,效应无穷啊,我的自信心极度膨胀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心中是老来得子般的安慰。

恭还是沉着个脸一声不吭,无论我走慢跑快,总在我前面一手开外,在研究地势与房屋布局之外,我还探寻恭怎么能不回头也知道我的位置的,当然不可能无知到认为他脑后长双眼睛,就算长了也被头发挡住了,难道是听声辨位?

在经过一个花园的时候我悄悄摸了把小鹅卵石攥在手里,一下声东一下击西,他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目不斜视步步生莲。石子扔完,我打起了哈哈,这谁设计的狗屁庭院啊,大呗大得要死,却这么没新意没创意没美感没可持续性………

百无聊赖中发现前面的花园也有石子,我窜起正打算继续摸两把玩玩,动作定格,脸色冷下:“恭。”“你叫我什么?”他居然不知死活地凑过来,带着好奇宝宝的神情问。“这里我来过了,你什么意思?”我指着有一个缺口的鹅卵石小围墙,那是我第一次拿走鹅卵石的产物,“怪不得我总觉得这里怎么布局都差不多,原来你又绕回来了”。

“哦”,他不以为意地笑笑,“这都第四次了,你才发现?而且还是通过这种方式?”

哑然,没方向真可怕,被人耍得团团转还不自知,我牙咬得咯咯响:“马上带我全逛一遍,不要忘了,这也是你母亲交代的!”

“恩?全逛一遍?你记得住吗?以后要出来逛可以叫下人们陪着你,像你这样,我们还真不放心呢。还有,”他突然欺身,“不要以为有母亲护着你就可以肆无忌惮,请清楚自己的身份。”

邪恶的黑脸在我眼前放大,我忍无可忍,一拳挥过去,他灵巧地避开,又闪身到一手开外的地方,我眼珠一转,你不是很爱干净吗,姐姐今天就要你好看。胡乱抓了些鹅卵石,试探性地扔向他一颗,他毫不费力地避开,我的胆子壮了不少,反正石头这么小,也砸不死人,一股脑地全抛向他,一边还不忘说:“有种的就别逃!”他硬生生收回向相反方向迈出的脚步,极听话地在原地偏头、压腰、提腿,一把石子愣是没碰到他分毫,“好功夫,看招!”第二把石子已至,紧接着是疯狂的第三把、第四把……

男人的弱点在于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种,容易吃激将法,面前的这位就是因为那么轻飘飘的一句话硬是没有挪动地方,展动身形躲避,姿势确是潇洒自信。一顿发飙,怒气早散得差不多,看他脸上还带着轻松、玩味的微笑,有心捉弄,捧起地上松散的沙石,天女散花地撒过去,沙石形成一张宽大的网向他笼罩,看他终于向左迈出一小步,我开怀大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再次抓起一把沙石,正预备继续泼出去,他却以我看不清的速度闪身到我身边,抓住我的手:“够了!”被他手一挡,一捧的沙石兜头罩下,我裂开着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灌得都是,还有头上,眼睛也进了不少沙子。

我连打好几个喷嚏,眼泪鼻涕全招呼了下来,吐几口带着泥土的唾沫,狼狈到了极点,就差一屁股坐地上蹬着腿嚎啕大哭了。

你叫我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