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高杀人夜,雨大恰逃时

  之后的日子我还是过得胆战心惊,日常饮食由那位害我大庭广众之下摔跤大失脸面的母夜叉阿姨负责,看着她黑板状的脸和强大的气场,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整天缩着头当孙子,连房门都不敢出。慈祥阿姨不时会过来,又是嘘寒又是问暖,我一个激动差点就向她告状,但转念一想,啊呀,人家可本就是一家子,我个半路出家的,能敌得过母夜叉么?这么想想,只好把气咽到肚子里任其慢慢消化,继续缩短脖子将孙子进行到底。

憋屈啊,想当初有君上在身边,我高调做人从不做事得意洋洋呼来喝去飞扬跋扈想吃就吃想喝就喝睡觉睡到自然醒虽然还没到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地步,可我就要是昭仪了啊,那么,君朝的就是君上的,君上的就是我的。妈的,都是那个天杀的黑面男,本来我都在君朝后宫翘着二郎腿吃着美美的糕点喝着香香的茶了,现在算什么,老娘到底算结没结成婚?纠结!画个圈圈诅咒你!!!

真怀念君上啊,我想着君上的好,摸着君太后送的手镯,这手镯是见证我们爱情的,也是我从皇宫带出的唯一的东西(观众:不是还有件单衣么?我:姐我说的是值钱、小巧有纪念价值的!!观众:(#‵′)凸财迷!!),这么想着,我更坚定了一定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排除万难回到君上身边的雄心。

天阴沉得厉害,厚厚的乌云层层压下来,连桌子上都湿漉漉的,我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心中烦躁到了极点。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一,先出去踩踩点再说(观众:踩点?您老多长了只手?)。

我轻咳了下,紧紧衣领,按下嘭嘭乱跳的心,最后吸口气,一鼓作气踱到了门口。门刚“吱呀”咧开一条缝,母夜叉那阴魂不散的声音就飘过来:“姑娘有什么吩咐?”我头皮一下就炸了开来,母夜叉的声音很有特点,很尖锐却又伴着“沙沙”的摩擦感,刚听只是感觉不太舒服,可是听久了却会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这几天我都沐浴在这种声音下,不知是太久没出去有点神经质了还是她声音确有这种特质。

“那个,没什么吩咐的,只是天气太闷了,想出去透透气。”明知她看不到,可我还是条件反射地垂下头,微微弓起腰作恭顺状,一边暗骂自己没骨气,一边硬着头皮回答。

“就要下大雨了,姑娘还是在屋里歇着吧。”毫无感情的声音,听不出不耐烦更听不出热情,我的肩瞬间垮了下来,眼泪却毫无预兆地涌上来,拼命地忍住,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告诉自己,等找到君上了,一定也要让那个母夜叉哭,我心里暗暗使劲。

阴沉的天还在继续,吃完饭后稍微做了几下转身运动,好久都没出这个房间,更没活动过,全身的骨骼都僵硬了,稍微一转动就发出“咔咔”机械转动的声音。

实在百无聊赖,吃过午饭就睡下了,梦中持之以恒地做着一个梦,我变成了一只蚕,被困在茧中,拼命拼命地挣扎,终于重见天日以为可以变成翩翩的蝴蝶潇洒走一回,却发现自己仍然是一只白白胖胖的蚕,体内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我知道那是什么,不想再回到那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死命闭住口鼻,可肚脐上、耳朵中涌出不计其数的晶莹透亮的白丝,在阳光下耀眼夺目,闪着七彩霞光,我丝毫没有心情欣赏,恐怖到了极点,“啊”的一声尖叫,没有让我的恐惧稍减,却从口中喷出更多的细丝,一下子就把我包裹得严严实实………如此循环往复,我一直挣扎着想醒来,可是却怎么也不能,牙关似乎都咬酸了,可周围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轰隆”一声,雷似乎炸了起来,我终于脱离了那陷入死循环般的梦魇,坐起身,再也不敢躺下,枕巾与单衣早已湿透,额头仍在滴着冷汗,我抓紧床沿的手犹在微微颤抖,想着梦中的情景,我知道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能这样下去了,不能!我冷汗涔涔,脑海里只剩下这一句。

“轰隆隆~~~”,雷一打起来就没完没了,一声紧似一声,一声近似一声,豆大的雨也紧随其后,带着水汽的风吹开本因天气闷热而半侧敞开的窗户,窗棂相互摩擦发出骇人的“吱咯吱咯”的声音,配上古色古香的房内摆设,像极了恐怖片里“主角”出场前的场景。我惊了一惊,思绪却难得的一派清明,才发觉大约已是深夜。自从被掳来后,一方面不清楚对方到底有什么意图,另一方面一直被人看管着,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逃出去,所以就当把头埋进沙堆的骆驼,不想即空,可潜意识里,自己早知道不能再逃避了。

不管怎样,夜高杀人夜,雨大恰逃时,想来这几天的“乖巧听话”多少应该可以麻痹她们,现在不溜更待何时?

我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拿了几件看着较值钱的珠宝,黑面男把我带到这后我才苏醒,说明时间不长,那么这里离皇宫也不远,大不了买条马跑路,黑面男再神勇,也跑不过马吧。

衣服都是嫩嫩的颜色,借着闪电看着下周围,也许为了凸显清新淡雅的氛围,室内的布置占尽了红橙黄绿青蓝紫,却偏偏都是浅色系,只有桌布是深紫花纹藏青色底,我一咬牙(牙齿:我今天哪得罪你啦,老咬我),桌布就桌布吧,总不能穿得白花花的去做靶子,只要不是尿布就好。

利索地将桌布取下,由后往前披在身上,在前面打一个结结实实的结,将东西原位摆好,用枕头、被子做出人形的样子,环顾四周,满意地笑笑,不到天亮这里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姐我可是深得广大电视剧精髓的真传,哇哈哈哈,要问我是怎么学的???嘿嘿嘿,甭羡慕,自学成才,嘿嘿嘿。

夜高杀人夜,雨大恰逃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