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见“黑面男”

  反正他们目前将我好吃好喝地供着,管他呢,吃饱了才有力气斗争,正如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我恬着脸向刚才被我不客气轰出去的婢女要了吃的,咳,我这人就这样,别人颠颠地自动送上门来,我不珍惜;等轮到确实需要别人帮忙了,又不得不尴尬地涎皮涎脸。

饭菜没多久就端上来了,不算太好却也不坏,我心里暗自点头,这家伙,不好对付,太好了,摆明放低姿态,气势上落了一截;太坏,又说明没诚心(观众:咳,那个,你真想多了~~~~~~~)。

左等右等还不见有人来,我心一横,姐姐还不伺候了,该睡就睡。可神经没那么强大,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老想着到时会受什么非人待遇,被判死刑还是无期还是先被折磨个半死再被判死刑或无期?

妈妈咪呀,我感觉自己就这样像待拉向屠宰场的猪,度过了生平记忆最深刻的一晚。猪兄,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羡慕你吃完睡睡完吃的美好生活了,谁叫我这么高智商,能预计自己看不到第二天太阳的明天呢。 %&gt_< % %&gt_< %

到第二天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睡得很不踏实,难得进入睡眠状态,却梦见自己在一个繁华都市,先是高兴地发狂,待冷静下来后对留在某个不知名朝代的君上和翠岩还有唐越怀念不已,尤其是君上……没来得及多伤感,呼啸而来的尿意憋得慌,忙着四处找厕所,路人却都不搭不理,郁闷着总不能随地小解吧,要没收工具的。(观众:没收工具???!!!!色女!)

正在兀自纠结中,被人“姑娘、姑娘”地唤醒了,从来没有一次这样感激扰我清梦者,摸了摸被窝,发现自己确实没有做落人口舌的事(观众:还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b),异常配合地爬起来任由他们折腾,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低调点总是没错的。

被梳洗完毕,被收拾妥当,被领着去见“主子”,我就是一悲惨的“被”族。早餐都没吃呢,摇摇晃晃跟在婢女后面,我心里嘀咕着,这算是目前能捍卫我人*权的唯一途径了。

七拐八拐来到一座较大的庭院,婢女直接就进去了,我正想着要不要避避嫌等通报获得批准过后再进去吧,姐我跟他们也不是很熟啊,万一不小心撞破了什么,那可要一命呜呼了。

婢女看着我,用眼神、脸色、语言等方式示意我继续跟着她,我是谁啊,哪能这样就着了你们的道?照样不为所动木桩样杵着,这位四十来岁凶神恶煞体型彪悍长得不怎么喜庆的更年期婢女阿姨是个实干家,一见我态度坚决视死如归,一把就将我拽进了大厅,本没想到会被武力解决的我在门槛上拌了下,“哎呀”一声,华丽丽地摔了个狗吃屎。

耳边传来一声娇笑,越发将我刚才的惨叫衬得粗鄙不堪难以入耳,我抬头怒视着光是发出嗲嗲的笑声就能将人迷得七荤八素的声源,希望能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再剐再剐我再剐………

人与人的相处很奇怪,明明和你不相干,在见第一面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你是不太喜欢甚至是厌恶的,就比如眼前这位,虽然吧,长得是那么回事,穿着也没怎样穿金戴银白脸红口惊世骇俗,可看她的神情,妈妈的你是在鄙视我吗?意思一下行了啊!你再鄙视个瞧瞧,啊哟,还在鄙视?!?!姐让你好看!!!

怒气灌顶一捋袖子正想爬起来和她火拼,一美貌中年妇女饱含热泪激动万分地将我扶起来,我纳闷着难道是宛清以前的亲戚朋友?可这邀友相约的方式也太独特了吧,居然直接翻墙到皇宫“接人”?或者,我是他们的卧底?啊呀呀,电视看多了看多了,我向父母老师深刻地检讨………

“孩子,快起来”慈祥阿姨打断我的胡思乱想看似万分疼惜地将我拉起来,“孩子,在这里有没有不习惯的?你以后啊,尽管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尽管跟阿姨说,还有,以后啊,你不用再像刚才那样多礼了。”多礼?我那个汗啊,乌鸦满天飞。

“母亲,您这么肯定她就是……”又是极好听极有个性的声音,却不知为何只说一半,难道身怀“绝技”的人都喜欢藏一手露一手,就像是电视剧,往往在最激动人心最跌宕起伏最引人入胜的时候戛然而止,附带一句温馨提醒: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再叙?

我立马回头,在君上这个个例的鼓励下,我对男人帅否与声音好听否的一定成反比的“真理”有了那么丁点的怀疑,兴冲冲地看着那位,却发现这位的长相明显与声音背道而驰。并不是说他有多丑,而是,明明那么清朗的声音再咋滴也该长得温冠如玉像唐越般谦谦君子吧,可眼前的这位,脸黑黑的,眼睛不算大却璀璨生辉,鼻梁高高,厚嘴唇,有棱有角的下巴,虽然还蛮入眼,可看着就像是闷葫芦、闷骚男、腹黑男(补充:不光腹黑,脸也是黑的)!!!

“奥,你就是那个挟持我的后来还打昏我的黑面男!”他的嘴和下巴提醒了我,将他其他地方马赛克,俨然就是上次带着面具偷偷摸摸将我带出来的面具男,脑袋“叮”地一下,恍然大悟道。

慈祥阿姨瞪了眼黑面男,复又对我好声好气:“孩子,上次的事情我们已经责罚他了,本想让他好好来请你的,可恭儿性急,不分轻重,你就不要恼她了好吗?”

我这人,最怕的就是别人来软的,听这位阿姨这么一说,真想举双手双脚发誓我已经不生气了真不生气了不然您让雷公劈我电母闪我………可我心里还有疑惑啊,你们好好的干嘛要“请”我哪?只是在人屋檐下不敢直接问,所以也就没将话说得太满,只得敷衍道:“阿姨,您就再不要责罚他了,他也没怎么伤着我。”心里却恶毒地想:你妈当然舍不得责罚你,等着吧,等我有机会见着君上,看不把你下油锅烙烙铁手插竹签脚踏刀片,定要你连梦中都捧着我的脚大哭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嘎嘎嘎嘎!!!

这厢却不领情:“母亲,这傻妞………”说谁呢,不情愿地瞪过去,发现这厮直直地用手指着我,我真想扑上去“啊呜”一口把他手指咬下来,顺便再把那笑得倍儿开心的我一见就不怎么喜欢的小妞的脸也揪下来,叫你笑叫你笑!!

“恭儿,不得无礼!”慈祥阿姨再次瞪了眼面具男,看样子是个掌权者,面具男在慈祥阿姨的高压下吭都不敢吭一声,拂袖离开,那位爱笑的妞也千娇百媚地跟出去了。

我想我也应该“功成身退”了,人家早饭都没吃呢,可这奇怪的阿姨尤在鉴赏工艺品一样翻看着我的手,那小眼神,我恶寒,不会是个玻璃吧?虽姐姐没什么这方面的歧视,本来嘛,喜欢什么都是个人的权利,可是姐我喜欢的是正统男人啊,甭把主意打我身上才好。待她看到我手上戴的君太后赐的那个白红相间的手镯时目光才有所变化,我长长嘘口气,幸好不是我想的那样,不管怎么说,这手镯多少挽救了下我脆弱的小心灵,谢谢你君太后。

回到住处,我狠狠地补了顿,以补偿我昨夜的不眠和今晨的惊吓。

今天有惊无险,说明我那小巧精致惹人喜爱的小脑瓜子至少还可以在脖子上多呆段日子,吃的饱饱地,美美地爬到床上睡回笼觉,睡着前细细看着左手上的玉镯,发现手镯上的红色似乎多了些颜色也艳了些,而且似乎也合手了些,本来还有点大的,难道最近我胖了这么多?不会吧,姐我好不容易才变成美人的!

初见“黑面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